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梧桐小说美人香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乌兰娜花个走到齐和平面前,关切的问:“齐和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有没有受伤?”  乌兰娜花一面询问,眼睛不断地上上下下打量着齐和平,

乌兰娜花个走到齐和平面前,关切的问:“齐和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有没有受伤?”  乌兰娜花一面询问,眼睛不断地上上下下打量着齐和平,眼神里流露出的情感是那么真诚。齐和平很受感动,当然也十分受用。这样的眼光让变得越来越玩世不恭的齐和平,在乌兰娜花的面前,从来不敢放肆。齐和平从心里喜欢这个女教师,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女人香,会令人陶醉在一片春色里。可是乌兰娜花又有一种凛然正气,会叫你面对她的美丽望而却步。齐和平当然不会知道,乌兰娜花刚刚到玉峰山的时候,就让赵宝树出了一个大洋相。就因为赵宝树只感觉到,乌兰娜花身上那股,会叫所有男人沉迷的女人香;却没有发觉她在这股女人香的骨子里,还有一种东西,那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正气。齐和平不是赵宝树,齐和平学会的是可以透视任何一种女人的绝技,他懂得应该如何应对任何女人。  齐和平微笑着,用那种老师喜欢的学生的目光,接受者乌兰娜花的眼光,然后很轻松地回答:“乌兰老师,没事啊。他们几个只是和我玩个游戏而已。怎么会有人受伤?不信您可以问问他们。”  八个呆若木鸡的大学员,竟在齐和平伸手一指的时候,主动点点头,站成了一排。乌兰娜花用怀疑的眼神扫过面前这几个学员。这些学员她太了解了,四个是三中队的,所谓四大金刚。这几个人其实都是曹勇的小喽喽,依仗着曹勇和中队指导员赵宝树的特殊关系,一直是在中队横行霸道的角色;而且年龄比一般学员大,文化程度反而更低,体格倒是可以在中队名列前茅;所以更加有恃无恐地在中队称王称霸。另外四个,三个是二中队的,一个是一中队学员,情况和三中队四大金刚差不多。据乌兰娜花掌握的情况,都是曹勇的爪牙。  乌兰娜花刚才得到方格罗的汇报,心中不由一阵发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叫齐和平的学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乌兰娜花喜欢学生的聪慧,可齐和平给自己的感觉,并不仅仅是聪慧。乌兰娜花可以感觉到,这个已经堪称小伙子的学员,灵魂中有一种非常人的能量,透过他不经意的一瞥,会射出咄咄逼人的锐利,似乎可以洞穿别人的心灵。乌兰娜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她很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学员。昨天放学后,她专门为了齐和平去找过校长吴素芳。吴素芳给她的答案,让她更加意外了,也更增加了对齐和平的关注。  听到方格罗汇报,他和齐和平刚刚进学校,就在走廊上遭遇几个中队的混混们拦截,估计齐和平要吃大亏了。乌兰娜花大吃一惊,她已经来这里一年有余,太了解这个所谓学校的学员情况。论学习,能找出像齐和平这样的,简直犹如大海里捞针;要是论打架、闹事、寻衅,十个里又八个是好汉。齐和平这样的学员,遇到八个九个那种好汉,岂不是要出大事?不被打死已经是侥幸。玉峰山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学员斗殴致死的情况,而且不止一起。由于特殊的环境,也因为特殊的年代,不过不了了之。乌兰娜花不能让这种情况在齐和平身上发生……    乌兰娜花现在真有一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她本以为应该是血肉模糊的现场,应该是遍体鳞伤的角色,完全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轻松洒脱,毫发无损的齐和平。地上没有一丝血迹,倒是八个大汉,呆若木鸡捂着自己腮帮子的窘态,在告诉人们几个骄横得不得了的家伙吃了大亏。可以证实这一点的还有那些退在远处喜形于色,不时朝齐和平竖起大拇指的广大学员们。  乌兰娜花收回自己充满怀疑的眼神,对着齐和平和八个大汉,还有远处那些学员们大声说:“好了,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么请大家都进教室去,马上就要上课了。”  学员们陆续散去,走向自己的教室。  乌兰娜花又对齐和平说:“齐和平,你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好的,乌兰老师。”齐和平规规矩矩地回答。  乌兰娜花又转对其他八个人说:“那么下课后请去找各自的管教干部,如实汇报刚才发生的情况。请记住,是如实。不要忘记这里有监控室,刚才的情况是有记录的,说谎对你们没有好处。”    中午下课后,齐和平走进了乌兰娜花的办公室。进门就发现在她办公室里,不仅是她在,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明秀,还有一个是秦川和。齐和平心中暗自皱眉,他实在不愿意有这两个人在场。齐和平心中很明白,自从到了玉峰山,一直是以两种面貌示人:一种是骨子里那个齐和平,在吴素芳面前,在乌兰娜花面前。那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一个谦逊好学的孩子。另一种是重生的那个齐和平,不仅桀骜不驯,而且玩世不恭,是个老练成熟的青年。因为握有绝技所以可以将任何一个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不论男女。这个齐和平就是明秀看见的,秦川和看见的,还有那些学员看见的。当然,他对林凡英是很复杂的,可以说两面都有,是个前世和重生的矛盾体。  齐和平选择了不同对象,以不同的面貌出现,他不愿意就是两种不同对象,在同一个场合出现,这会让他很为难。现在齐和平就变得有些尴尬了,他把握不准自己,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在这里?  齐和平有些迟疑了。他的这种迟疑马上引起了明秀和乌兰娜花的反应,秦川和却是次面对面接触齐和平,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  乌兰娜花有些奇怪地对齐和平说:“齐和平,你怎么啦?为什么站在门口,进来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其实齐和平个把握不准的就是,自己进了办公室该不该坐下。  齐和平已经不是次进这间办公室,他知道,在这里包括校长吴素芳的办公室里,都会允许所有的学员坐在对面谈话。更何况,齐和平也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什么正式学员,他当然可以大大方方坐下来。可是,齐和平还知道玉峰山的一条规矩:所有学员面对管教,只允许两种姿势:站姿和蹲姿,而且规定了谈话姿势只能蹲姿。一句话,在这种地方,学员和人犯没有什么区别,只能蹲在管教面前以示服从。现在这里除开乌兰娜花,还有两个管教。因为齐和平不愿意蹲着,已经不止一次向明秀抗争。可如果他还是采取抗争的法子,一定要表现出自己桀骜不驯的一面,他又很不愿意让乌兰娜花看到自己另一面。  现在乌兰娜花发话了,这给了齐和平摆脱尴尬的机会。齐和平马上反应过来,走到乌兰娜花的办公桌前一把椅子上坐下来,两只手放在自己膝头,身板笔挺地端坐着,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  齐和平这种在明秀看起来非常反常的举止,让这个年轻的女警员很是生气,忍不住在心里骂起来:“齐和平,你这个小混蛋,看起来就是成心和我作对!为什么对乌兰娜花就这么规规矩矩的?一副好孩子样。在我面前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混蛋!”  秦川和对齐和平现在却是很感到惊奇,他已经听过不少关于齐和平其人的介绍,手中还有非常详尽的资料。这些资料,甚至可能超过了林秀和那个档案袋里的东西。可并没有提到齐和平受过什么规范的军事化训练。现在齐和平却表现出,一个标准军人才具有的素质,这实在叫秦川和大感意外。    明秀心里存不住事儿,她忍不住从自己坐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齐和平椅子前面,恶狠狠地娇斥:“齐和平,你有没有背过玉峰山的学员规范条例?”  齐和平眉头真皱起来了,心里明白这丫头片子要报复了。  齐和平老老实实回答:“报告苏管教,齐和平不是正式学员,按照规定不需要背这个条例。不过我还是会背,因为这条我进监室看过一眼这个条例。”  明秀恨不得要把手指戳到齐和平脸上了,她用一种不屑地怀疑训斥着齐和平。齐和平的确进过监室,可自己也太清楚了,那只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明秀估计这学员条例贴在那一面墙上,他都不一定说得出来。现在居然不怕大风闪了舌头,说如此弥天大谎。  “齐和平,你的脸皮真厚,这样的弥天大谎也敢撒?”  齐和平却坐在那里稳如泰山地回答:“报告苏管教,监舍的学员条例,贴在东面窗户下面。一共有八条22款,你要我背哪一条?”  明秀一对大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她实在想不到这个小混蛋不仅真的记住了条例的位置,而且似乎真会背,居然知道是八条22款!  “你、你,”明秀像是见鬼一样的指着齐和平,说:“你进去不到3分钟,就看到学员条例,而且记住了?这也太不可思议吧?”  秦川和越发有兴趣起来,他也走过去,扶着齐和平坐的那把椅子,很温和地说:“齐和平,我能不能试试你?”  齐和平自信地点点头,回答:“秦管教吧,您是想听我背哪一条?”  秦川和笑着说:“你果然非常自负。好,你就被第七条的第19款吧。”  秦川和话音落地,齐和平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背了出来。  “玉峰山劳教所学员条例第七条:所有学员必须遵守以下在校规定:第19款:任何学员不得持强凌弱,拉帮结派、打架斗殴。”  乌兰娜花和秦川和忍不住鼓起掌来。秦川和在齐和平肩头用力拍了一下,说:“好。齐和平,我看好你了。”  秦川和转过身对明秀说:“咱们还是走吧,让乌兰老师先和他谈谈。”  显然秦川和在给明秀下台阶,明秀粉脸飞红,有些尴尬地从齐和平椅子前面走开,走到门口回过头,说:“齐和平下午放学在学校门口等我。”  这回,齐和平居然恭恭敬敬站起来,对着明秀说:“是,苏管教。下午放学后在学校门口等你。”  明秀逃似地拉着秦川和离开。    乌兰娜花看着明秀的背影有些奇怪,自言自语地低声说:“小苏今天是怎么啦?”  齐和平在暗自偷笑,他自然是知道原委的,只是不方便告诉乌兰娜花,这个小警员虽然有点傲气,其实齐和平还是满喜欢她的,尤其喜欢她身上特有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女人香气。说实话,每一次只要嗅到明秀的香气,齐和平总会觉得,自己体内的那头野兽要醒过来,蠢蠢欲动的不仅是身体哪个部位,而是身心都处在一种强烈亢奋的前兆。如果不是师傅的一再警告,不是元神时时保持着警惕,齐和平早就想在明秀身上体会一下了。  齐和平一不留神想到明秀的时候,便会有些想入非非的感觉,连忙调整气息,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他可不想让自己奉若女神的乌兰娜花,看到这副得窘态。  乌兰娜花发现齐和平有些诡异的神色,有点不解关心地问:“怎么啦齐和平?是不是不舒服?”  齐和平连忙摇头,说:“没有,乌兰老师,我没有事。”  乌兰娜花没有继续追问,换了话题,她还是想了解早上发生的过程。  “齐和平,你现在好好告诉我,早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  齐和平早就猜想到了,乌兰娜花叫自己来的目的。他若无其事地回答:“也没有什么大事?他们几个拦住找茬,我就给了一点小教训而已。”  乌兰娜花扬起眉梢,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八”说:“八个人拦住你打架,结果你给了他们一点小教训?齐和平,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来了一天半搞出这么大动静来。你太让我意外了。”  齐和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啊,乌兰老师。我并不想这样的。”  乌兰娜花直视这齐和平的脸微笑着。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昨天放学后发生的情况,我也已经听说了。再加上早上发生的情况,很显然是以曹勇为首的几个人,故意在找茬寻衅,没有你的责任,就算真是给了他们一些教训,也是属于自卫。”  齐和平长出一口气,说:“谢谢乌兰老师的理解。”  乌兰娜花很好奇地说:“可我很想知道一件事。”  “乌兰老师想知道什么?”  “你是一个人,昨天他们有四个人,把你困在教室里动手,你却在他们动手的时候,突然就摆脱了他们,居然在瞬息之间到了教室外面。同学们都传神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今天早上,八个人攻击你一个人,你是毫发未伤,却把他们教训得不轻,又是怎么做到的?”乌兰娜花很认真地问着。   齐和平知道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不可能的。他知道刚才明秀和秦川和留在这里,也是想知道这些问题。齐和平却不想当着明秀和秦川和做解释,因为他们都是习武之人是内行,不是随便给个说法就可以搪塞得过去的。可是乌兰娜花不同,她并不懂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齐和平完全可以用一个合理的解释,让她满意。  齐和平说:“乌兰老师,我习过武。是我爸爸教的,我爸爸是的螳螂门传人,我在5岁就开始习武了。他们这些人并不会武术,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的路数。我对付他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乌兰娜花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那你跟爸爸学的螳螂门武术很厉害啊。你昨天以一敌四,今天以一敌八!真是太叫人意外了。”  乌兰娜花说到这里神采飞扬,竟有一种童真般的可爱。齐和平简直看呆了,心里忍不住说“好美啊。乌兰娜花真是一朵奇葩。”  齐和平笑着说:“乌兰老师过奖了。”  乌兰娜花也在笑,笑得如绽放的春花。  两个人笑了一阵后,乌兰娜花突然将身子朝齐和平探过去,几乎要触到了他脸上,用很轻的声音说:“齐和平,老师想和你学这门功夫,行吗?” 共 1617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