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碧海小说爱在瘟疫蔓延时奇迹在爱中产生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引子     当大灾难来临的时候,人类的免疫系统显得那样脆弱不堪一击。同样不堪一击还有人性的懦弱和肤浅。   看过许多生化危机类题

引子     当大灾难来临的时候,人类的免疫系统显得那样脆弱不堪一击。同样不堪一击还有人性的懦弱和肤浅。   看过许多生化危机类题材电影,似乎都在刻意回避着一个话题,就是说似乎所有与僵尸作战的人都只用一些简单的刀斧和小型枪械之类的武器。那些坦克装甲车大炮武装直升机都到哪去了!这似乎是一个谬论,似乎政府和军方都在不作为。其实满不是那么回事,如果这种生化危机是从军队开始蔓延开的呢!   我叫茹芸,那个高高个子英俊面容的是我的男朋友吕梁,大家都叫他梁子,因为他有主见,遇事不慌,有风范。这次幸亏有他,当僵尸疯狂攻击酒吧的时候,他指挥若定,带着我们躲到酒吧里的地下室,那个唯唯诺诺的是小李,还有一脸学生气的小何,一身书卷清香的小王。我们是那天晚上酒吧里幸存的几个。   瘟疫蔓延的第七天晚上当军队正通过广播呼喊的时候,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没有动。不是说我们不想出去,只不过因为我们隐蔽的太深,我们要通过长长的下水道到达与路面近的下水井盖有一段距离。当我们刚刚抵达时,我们就看到那疯狂的一幕,士兵在向那些手无寸铁的的人群开火。   一颗子弹从枪口拖拽出一溜蓝火,在路面上弹跳了几下,然后从下水道井盖的缝隙里带着烫人的热量几乎是擦着小李的面颊斜斜射了进来,在下水道的水泥壁上打出一道凹槽,然后贴着我的胳膊弹落到泥水里。我花容失色,几乎失声尖叫起来,一支有力的臂膀适时的用手指捂住我的口鼻,我几乎有要窒息过去的感觉。从隐隐约约的火光里,我看到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惊惧和不相信。   终于疯狂的射击声停止了,还有许多没有死的人在柏油路上挣扎呼号着,身着防化服的军人用枪口抵近这些濒危的人的头部,冷漠的扣动扳机。渐渐的枪声停顿了,一对身背火焰喷射器的士兵开始用烈焰无情的焚烧那些那些业已死去的人和感染的僵尸!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糊味。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着,谁都不敢动。   然后我们又看到了离奇的一幕,一些士兵在相互射击,硝烟弥漫,不断的有人中枪倒下。然后一些面目狰狞的士兵像野兽一样扑倒在那些重伤垂死的士兵身上撕扯着啃咬着。这只说明,士兵当中也有人被感染了。活着的士兵仓皇的跳上军车一溜烟地开跑。那些已经转化的士兵手里舞动着突击步枪漫无目标的扫射着,有更多的人倒了下去,倒下去的人中有更多支离破碎的身体站了起来。     二   小李紧紧抓着小水道的井盖,连大气也不敢出。我们身体裹满了泥水而且来自下水道里的气体掩盖了我们身体的气味。僵尸们并未在我们头顶上方作过多停留,开始向小镇深处走去。当一切都沉寂下来,温暖的阳光也通过下水道的缝隙照亮了我们每一个人。   梁子轻轻掀开下水道的井盖,起先只是把眼睛露在外面,然后慢慢的探出大半个身子,然后双脚一撑敏捷的跳到地面上,转过身深深的凝注了我一眼道;"茹芸,如果等下我回不来了,你就和小李他们退回到地下室里等待救援"。然后将井盖在我面前阖上,快步地跑向街道的对面。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梁子用事先约定好的暗号三长一短的敲击着井盖。小李从下面打开井盖,梁子几乎是鱼跃而下。他身上横七竖八的挂着七八条突击步枪还有几十个子弹夹手里的一个大旅行袋里装满了饼干和水。这些正好都是我们需要的。   我喜极而泣,一双粉拳不住的在梁子身上捶打着。梁子只是笑笑拍了拍突击步枪的枪身说:“有了这些家伙,我们的生命就多了一层保障”!小李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枪身上的烤蓝,这些可都是些如假包换的真家伙啊!梁子轻描淡写地说:“这些我都是从那些士兵身上扒下来的,他们都去了城镇的另一面,大概去享受他们的免费午餐去了”。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只有小李咧咧嘴巴,不过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梁子用一根钢筋将井盖牢牢固定在墙壁上。我们又退回到黝黑的地下室里,这里只有一道沉重的铁门与外界相通,关好这扇门,等于我们的生命就有了保障。除非那些东西能把大门从外面用牙齿啃烂,眼下我们有了武器又据险而守,就更多了几分把握。小李叹口气说;"以后就是打死我也不出去了,做一辈子猫在小水道里的老鼠"。   这里环境潮湿阴暗,没有光,所以也就没有时间观念,我们没有干衣服可换,也洗不成热水澡。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浑身上下痒的难受,本公主什么时候遭过这份活罪啊!   梁子很有风度地说:“我在大学时受过军训,这种突击步枪我接触过几次”,说着就有板有眼的开始演示起来,如何装填子弹,如何退弹,如何瞄准,如何击发,他看了看我笑道:“茹芸你也过来试试枪,没准有一天会用上”。我像被蝎子蛰了似的把他递给我的枪扔到地上,虽然没有用手摸枪,但是我还是支楞起耳朵把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牢牢记在心里。梁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巧的手枪递给我,还有一匣子弹。这个用起来相对容易些,我有些爱不释手。不过我还是希望别用到它。   接着梁子的脸色暗淡下来,面容一整说:“相信大家都看到这些僵尸变化的过程了吧,有一天,假如我也转变了,我希望你们每个人包括你茹芸都可以向我这里”他比量了一下自己脑门,然后说:“向这里开枪。我可不想加入那些东西的阵营。”接着大家纷纷表示了同样的心情,真的与其那样行尸走肉般活着到不如死了的干净。     三   “我们在这暗无天日的环境里生活了一周的时间,真想去看看上面的世界,不知道我的亲人朋友们都怎样了”。小李头摇得像波浪鼓说什么也不肯在冒险上去了,他是心有余悸,其实这样的阴影一直笼罩在我们每个人心头。“现在军方的救援是指望不上了,重要的是我们的食物已经不多了,局面再坏,我想一定还有像我们这样的人生存下来。不如大家举手表决,是坐以待毙,还是重新回到上面的世界来他个死中求生”。   投票的结果,四篇赞成一票反对,大家一致决定重新回到地面的世界。我们一人分担两挺突击步枪,一人五个子弹夹。步枪有十几斤重,我拿起来微感吃力,梁子分担了我的那一挺。为了保证充足的体力,我们每个人都在天亮时分补充了充足的食物和水,这样等下奔跑起来才有气力。食物和水他们每个人都分担了一些,一挺怪模怪样的枪归了小李。小李断后,梁子打头阵,我则紧跟在她后面,然后是小王小何。梁子到过地面一次对僵尸的习性和地形比较熟悉。建议白天出发也是他的主意一则白天目力较好便于行动,二则白天僵尸的活动范围相对较小一些。   我们鱼贯着从下水道里爬出来,又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们每个人都有着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我们在街道上迅速奔跑起来,这种脚踏实地的真实感觉让我们这些绝后余生的人感慨万千。幸好这一带的僵尸并不多,我们没费太多周折就跑到街对面去。梁子压低语气对我说:“跑的时候尽量跟紧我的步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停留。如果局面不好的时候,用我教你的方法开枪”我点点头,抱紧枪,冰凉的枪身带给我一丝稳定的感觉。   我尽量不去看那些倒毙和烧焦的尸体,尽量不去呼吸那种难以掩饰的腐尸的气味。梁子甩开有力的臂膀灵活的跑动着,我用一种爱慕的欣赏的眼光看着他,心想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应该依靠的。     四   遇到哪些东西成群结对的时候,我们就小心的绕开他们,尽量不去惊动,我们从小在这里长大,几乎像熟悉我们身体似的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很快我们就来到梁子姐姐家,可怕的一幕恐怕早已经发生了,这是我的感觉。栅栏歪歪倒倒的,房门虚掩着,破碎的窗玻璃上可以看到斑斑点点触目惊心的血迹。梁子再难掩饰急迫的心情一脚踹开房门。端着枪四下了望,客厅的座椅翻倒着,厨房的餐桌上放着这家的主妇似乎刚刚做好的早餐,早餐看来很丰盛,有熬好的米粥,几色咸菜,馒头,还有煎好的鸡蛋,碗筷凌乱的放着,似乎灾难突如其来,一家大小还没来的及进餐就仓皇的逃跑了。一股浓重的腐败的气味和血腥气直刺鼻观。卧室里传出窸窸窣窣还有咀嚼食物的声音。梁子抬脚踹开房门,只见几个僵尸正伏在一个早已死去的妇人身上贪婪的吞噬着什么。   我胃里一阵翻天覆地的恶心,差点把刚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小李见我面色不好,赶忙把我拉到门口,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好一阵子才把搅海翻江的胃平复下来。我听到梁子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愤怒和一声哭腔。小王和小何几乎横拖竖拽着把梁子拉出门,然后小王回过身把卧室的房门反锁住。小何叹了口气道:“梁子的姐姐死了,那几个腐尸就是梁子的姐夫跟孩子”。我紧紧攥住梁子的手,然后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也许我的温柔真有镇定的作用,梁子终于慢慢安静下来了。梁子打小就没有父母是姐姐屎一把尿一把一手拉扯大的,那种感情几乎渗透到骨头和血液里,什么叫血浓于水,这就是。   梁子从我怀抱里挣出来,拍了拍我手说:“茹芸,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我想姐姐如果活着一定不想姐夫跟孩子这么行尸走肉的活着。”拉开枪栓,头也不回的走进屋去,这次我们谁也没有阻拦他,我们知道梁子这么做是对的。我闭紧眼睛,嘴里喃喃念着姐姐姐夫还有孩子的的名字希望他们在天有灵能够原谅梁子。小李冲着梁子喊了一声“尽量别弄出太大的声音,僵尸对声音光亮和气味特别敏感”。小何照着小李胸口擂了一拳,示意小李噤声。然后隐在廊柱后面小心戒备着。过了好久我们听到几下点射,然后所有的声音就沉寂下来。梁子一脸疲惫,一脸忧伤慢慢地走出来。   从屋后的摩托车油箱里倒出一桶汽油,房前屋后的空地上遍撒一遍,他一个人忙碌着,小李想去帮把手,梁子将他推了个趔趄。梁子留恋的看了一眼,划燃一根火柴。砰地一声火焰腾起,整个房屋都陷在一片火海当中。我知道烧掉的不只是房屋还有梁子的回忆爱恋。我们知道这下声响一定会惊动更多的僵尸。不敢多做停留,梁子一声不发的的引领我们绕开大路,向镇内走去。     五   一路上谁也不吱声,都沉默着,人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必不可免的结局。我们一家一家的走过去,我,小李,小何,小王但没有任何人在家,乐观的估计灾难来临之前他们安全的逃离了,不过这样幸运的结果究竟有几成把握各人心里都没数。也许那些浩浩荡荡的僵尸大军里就有我们的亲人在。大家默不作声的走着,偶尔碰到几个落单的僵尸,都被梁子他们一一打发了。梁子像变了个人,每次都是当那些僵尸离得切近时用枪口抵住僵尸的脑袋把它哄得稀烂,他咬紧牙关,眼睛里布满通红的血丝,那一瞬间,英俊的面孔有着说不出的狰狞。   我们来到镇子里的一家,他家是做建材生意发家的,数一数二的富户,深宅大院,而且奔跑了大半天的时间,大家都需要休整。   门是从里面栓上的,梁子身手敏捷的将身子挂在两米有余的墙沿上,两手一撑凌空而起,小心翼翼地立在墙头向里面张望着,然后飞身跃下。咣铛一声,大门落栓,门被梁子从里面打开来。我们鱼贯而入,偌大的房屋空荡荡的,也许他们见机时早早一步撤离了也未可知。梁子回过头将大门仔仔细细关好,是那种很美观的欧式门,不过照比一般人家的要高大坚固许多。白钢门紧锁着,小李扬起枪托就要砸窗玻璃,小何微微一笑,掀开那张铺在门口的脚垫从一个角落里翻出一把钥匙,门是从外面锁上的,这表明这家主人走得比较从容。农村的习惯就是把钥匙藏在门口的脚垫下或者台阶窗沿某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这家也不例外。梁子他们挨个房间仔细搜查一遍,确认安全了才叫我们进屋。紧张的神经一下松弛下来,立刻感觉到全身的肌肉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坐下就不想再起来。梁子拉着小何在门口放哨。我沉沉的睡去,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总是睡不踏实,睡梦里爸爸妈妈的面容一会慈爱一会狰狞的交替在我梦里出现。     六   我是在睡梦中被梁子推醒的,那时我嘴角边还挂着一滴可爱的涎水,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梁子手里拿着一叠崭新的衣裤,然后把我推进洗漱间,笑着说:“有太阳能可以痛痛快快的洗个热水澡”。我一听洗热水澡立刻来精神了,梁子笑着说:“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一会你试试衣服合不合身”。   我洗过热水澡,拿起梁子为我准备的衣服只见蕾丝内衣和外套一应俱全,那套蕾丝内衣一看就是新的商标还在,我穿上刚好合身,也不知道梁子怎么掌握我的尺寸的,不觉脸上微微一红。我揩干头发,磨磨蹭蹭了半天才从浴室里走出来。然后我就听到梁子他们大声吹口哨的声音。“公主殿下驾到,蓬荜生辉”小李促狭的道。小王笑着道;"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惊艳的感觉"。只听梁子道:"完了,我死了我死了,被茹芸温柔的眼波杀死了"。我笑着走过去捏紧他的鼻子"呵呵,死了还喘气"。梁子屏住呼吸突然一把拦住我的头伸过嘴来吻著我的,我面红耳赤地从他怀里挣出来。大家笑成一团,是啊!我们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这一段日子一直担惊受怕着,难得有这样片刻的轻松。 共 1003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男性患者能运动吗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