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柳岸】一包野鸡药(小说)

2019/09/16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一、这是1965年7月里,傍晚,一个农场的会议厅里坐满了开会的军垦战士,农场的场长在台上讲话,坐在后排的战士李龙起身走到班长刘良面前说:


一、
这是1965年7月里,傍晚,一个农场的会议厅里坐满了开会的军垦战士,农场的场长在台上讲话,坐在后排的战士李龙起身走到班长刘良面前说:“班长,我要请假……”
“干什么?”
“我的老婆上午去了她的娘家,去跟她妈借二百元钱,到了吃晚饭完时侯还不见她回了,我很是耽心,你看这个会我就不参加了。”
“你老婆她是个大人,她会找不到家摸不到自己家门?我们的战士都像你一样,我们的生产粮食的任务怎么向上级、国家交代?不行,这个假我不能给!你在等等,好好听场长他的讲话,我们怎么完成师部交给的任务!”
焦急万分的战士李龙没有得到班长刘良的允许,他在开会期间屁股如似坐了针毡那样难受,他听不清场长他在讲些什么。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在过,终于按捺不住自己心怀的李龙,他起身向着坐在他前三排的排长孙亮那里走去。
到了排长孙亮他的背后,李龙举手轻拍了孙亮他几下说:“排长,我来请假,你看天都这般,我老婆楚雨她去了她的娘家,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不放心跑家看过,这个会我不能再开了,我得去找找她。”
“好,你去吧。要是有问题你再来找我,你快走,不要着急,你老婆都是大人,何况她就出生在这里,你不要急,去去去。”
得到允许的李龙,他高兴自己在排长面前说了谎才得到应允,应允自己去找媳妇楚雨,他风风火火向着场部的房门口走去。
“嘭”正和一人撞了一个满怀:“啊!班长刘良,你不是在开会,你去了哪里?”
“啊,我出去方便一下,你也是?”
“啊,我也是。”说着说着李龙他飞跑着回到自己家中,一看妻子楚雨没有回来,不在屋中,于是李龙抬头问六岁儿子李天亮:“你妈回来没有?”
“妈妈没有回来!”是李天亮在答。
“爸爸,我要妈妈、要妈妈!”
“好好好,爸爸这就去给你找妈妈,天亮,看好你妹妹。”李龙拍了一下三岁女儿秀芳,大步流星着走出自家房门,向着大路一路小跑而去。

二、
李龙急匆匆,在这黑夜里疯跑,边跑边大声呼喊着妻子:“楚雨——楚雨——楚雨……”
李龙一路喊一路叫,夜空下、旷谷中传出是凄惨的呼喊声:“雨……楚雨……楚……”空空阔阔的旷谷,不时回荡飘传出李龙那声嘶力竭的呼喊声:“楚雨,楚雨……楚雨,你在哪里?”
远山近岭,还回荡着他李龙他的喊声:“你在哪里……楚雨……楚雨……在哪里……”
李龙边跑边在心里嘀咕,“楚雨、楚雨,你不要出什事啊,我们还有孩子啊,你在哪里?是没有回家,住在你的娘家。不会,我们不是早已说好,你对我说在吃晚饭前就能赶回来,还笑着说给我们爷三做好吃的”
咣当一声,他李龙却被什么东西绊倒,李龙顺手一摸,大惊道:“啊,人!这、这地上怎么躺着一个人?”
李龙的手没有停下,他继续摸:“啊!这、这……是个女的?”
李龙忙着把她抱到了近前仔细一看,马上带着哭腔说:“楚雨,你你怎么了啊?你这是怎么了?”
李龙忙用手去试了下妻子的鼻息,没有一丝热气:“啊,你……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李龙摇晃着妻子,哭声划破了这方辰空。
哭罢多时李龙猛然醒悟,慌忙把妻子抱在了怀里,向着家的方向走去。他一脚踢开自己家房门,不顾两双惊恐中望过来的眼神,他把楚雨平稳放好,再铺开被褥再把妻子挪了上来,呆呆的看着妻子,喃喃着说:“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曾有病?啊,对,我这就给你找大夫,天亮,照顾好妈妈,看好妹妹……”
一只温柔的手把他的衣角抓住,楚雨泪如雨下:“不用找大夫,我有重大的事件先跟你说,先给我一口水喝。”
“天亮,快给妈妈舀飘水喝……”儿子马上将一瓢凉水递到了妈妈眼前。
楚雨没有先接过儿子手中的瓢,却一把将孩子连同水瓢揽进了自己怀里,号啕着大哭,大哭不止。
惊得李龙大声说:“不要哭了,你不说有重要的事件告诉我,你快说,你你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你会倒在地上,你生病了吗?还是谁强……”李龙咽下自己那个强奸二字,看了看儿子说:“乖,听话,去哄着妹妹睡觉去,妈妈她不是好好的在这吗?去,你们俩人去睡觉!”
“楚雨,现在你可以说了,是什么要紧的事?”
当楚雨一字一泪对着自己的丈夫讲完时,愤怒中的李龙就像一只暴怒着的雄狮子,他抛下了妻子,闯出屋门手里早拎起一把菜刀气囊着就往门外闯去。
“干什么?李龙你回来!”楚雨哭着再问李龙,“孩子他爸,你……你不能这样莽撞。我九死一生捡回一条命,倘若你去找他拼命,他身强体壮你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和孩子们那可怎么活?再说,是我们有理,你为何这样愚顽,快,你去场长哪里说明一切比你找他拼命要强。我想,他不一定知道我还活着,你快快放下菜刀,到场长家里去报案。”
“对不起,楚雨,我是被他刘良气昏了头。好,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了,你在家把门插好,不是我回来,谁来敲门你也不要把房门打开,记住了,我走了。”李龙放下菜刀大步流星消失在黑夜中。
楚雨仍旧抹着眼泪,慢慢她来到了她哪一双儿女面前,被吓坏的儿子、女儿惊恐着仰脸看着满是泪水的妈妈,此时的他们再也难禁得住这样的惊吓,“哇……哇”大声哭嚎起来。
楚雨流着眼泪紧紧拥抱她那可爱的一双儿女……

三、
“啊!你、你……李龙你说什么?啊?李龙你说什么,刘良她杀害你的媳妇楚雨?”
“是,场长,我没有一句是假话,我的妻子她没有被刘良他的药药死,是她对我说的,刘良他还抢走了我妻子在她妈妈家借来的二百元钱。”
“什么,你说什么?这个畜生,他不但是杀人还抢走了钱,这、还了得,反了他。”
“是,我没有一句是假话。我怕刘良他知道我妻子楚雨没死,我怕他知道了情况他跑了,所以我没有带楚雨她来报案。”
“你快去孙亮家,他离我家近,让他到我这来,你再折头去找王连长让他带二个兵快点过了……啊,谁家近就让王连长叫上谁来,可别让这刘良小子他跑了!要快、快!”
夜的帷幕越来越沉,时钟在嘀嗒嘀嗒着走着,家离李龙不很远的刘良他竖起耳朵在听这静静的夜,李龙家的动静,先前是一片哭声,孩子的哭声为响亮,而后那个诸多的哭声渐渐平息。
他自己问着自己说:“八成是死了,不然、这哭声怎么这样悲惨。”刘良思着想着起身就来到了自己家的院外,继续听他想听的动静。
“吱扭”一声是她的媳妇周翠华走出房门说:“刚开完会,你这去哪里,还不睡觉。”
“啊,不去那里,屋里太热,出来凉快凉快。你先睡,你先睡。”
周翠华赌气着呯一声她关上房门,自己回屋睡觉去了……
刘良再没有心思窥探李龙的家里动静,他不情愿着往自家的屋里走去。
进了屋,上了床,刚刚躺稳,一双温柔柔的手就在他的身上来回游走。
“去去去,今天干活累着哪,哪儿像你们妇女那样请闲着干活,我好困,睡觉睡觉。”
周翠华自讨了个没趣身子一扭,屁户狠狠向着刘良的身子撞了过去,而后赌气着她自己睡去了。
刘良不知睡了多久,猛然间,被砸门的声音惊醒。
“刘良,你小子给我快滚出来,别让老子我费事。”在寂静的夜,这一宏钟般一大声断喝,着实把个刘良从梦中吓醒。
只见刘良腾的爬起,光着身子,只穿件裤头,他光着脚就跳下了炕,直奔自家厨房跑去,快速拿起了菜刀颤抖着就站在门旁,嘴里一个劲在说:“不是死了吗?不是死了吗?我看着她倒下,我还、还擦了擦她的嘴……怎么、怎么……是谁、告发的我?”
“孩子他爸,你在说什么?谁死了?你、你给谁、还擦了擦嘴?场长、场长他、他这气势汹汹来……找你!”
“住嘴,臭娘们,信不信我拿菜刀先砍了你啊?你再说,你再说?”
“畜生,刘良,你开不开门,我的老婆差点被你害死,今天看你往哪里躲?开门。”
“啊!孩子他、他爸……你、你杀人了?这日子我可怎么?”
“嚎、嚎,我让你嚎,我先砍死你,再把她俩都杀了,今天我反正也没个好了,对,我杀人了,是楚雨!”说着刘良就一步窜进屋里举起菜刀就向自己的妻子身上砍去。
“杀人!救命呀……”
“妈妈……爸爸!不要杀妈妈……不要……”
“你们、你们再喊,我、我见谁、杀谁!”
“快!快!你们几个用力把门给我踹开,王排长用力把门给我踹开,可不能让他伤了他们,快!快踹!快踹!踹呀!使点劲!使劲!”
“轰”房门被众人踹开,即刻进来好几个人。
这一惊非同小可,刘良站住了追赶自家媳妇周翠华的脚步,他忙收身,站稳调转自己身形,高举起菜刀向着这方砍来。
“场长您快躲开,别让刘良的菜刀伤了你。”
“他敢,敢!我就不相信他、呵呵,他有这个胆,敢上前砍我”说着,场长坚定着步伐就迎了上去。
“你别逼我——”
“我逼你?你手里拿着什么啊?是菜刀!我逼你、我逼你。那楚雨她怎么了,你、你却逼她喝下毒药,就为哪二百元钱啊?说!到底是谁逼谁啊?你讲、你讲、你小子给我讲!”
“不是,我、我原本不想那样是、是李龙他告诉我,他媳妇回娘家借钱,我、我……都怨你,臭婆娘,整天跟我嘟囔着钱、钱……”
“啊!你老婆跟你要钱,你没钱、你你你就去抢、抢钱还杀人!你、你那里像我带的兵,好,今天你有能耐,你就把我砍死,就是死,我也不会后退,你砍!你砍!你今天非得伏法,逃你是逃不掉。”
“场长,你、你不要逼我,我真的要砍了!”
“唰”一片明亮,是周翠华她拉亮了点灯。她愤怒着盯看自己的丈夫,眼泪在不住的往下淌。
只见场长他迎着刘良高举起的菜刀走了过去,咣当一声,菜刀它掉在了地上。
“你,你这个畜生,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干什么李龙,他犯了法有军事法庭,你要干什么啊?难道你也要犯法吗啊?王连长,还不把他刘良给我押着走?快让他把衣物穿好。”
“场长,场长,他、他当真犯了法,杀死了楚雨啊?这、这……他会判处死刑吗……场长?”是周翠华哭着的询问。
“那就看法律对他的制裁吧!还不把刘良给我押走。”
“天哪!我、我……这日子可怎么过,都怨我!整天对他叨念、叨念……钱、钱、钱!”,是周翠华悔恨的叨念,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四、
在场部,在铁的证据面前,刘良老老实实交代了他杀害楚雨的一切犯罪经过……
原来,在李龙向他请假的时候他得知楚雨是回家借钱,心中猛然一动。连日来妻子说他无能,这房子家具破旧的这样也不见他有置办的意思,有事无事周翠华都要拿在嘴上骂他几句,他本想伸手去打妻子,可见她操持家务,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条,那手他是下不去的。
当听得楚雨身上有钱,他的坏思想就占了上风。他不给李龙的假,自己偷偷溜出会场,一路急走迎向楚雨。
楚雨正急急往家赶,夜已经黑了下来。见到迎面走来了刘良,她高兴着问:“大哥,你这是上哪儿?”
“听说,你是回你妈家借钱?”
吃惊的楚雨没有回答,心想,“我回家只有我的丈夫知道,他……”
“我在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啊、啊……没有,我是想妈了回去……”
“你撒谎!”说着说着,刘良就像只饿虎扑了上去,死死卡住楚雨脖子喝问道:“快把钱拿出来!”
楚雨四方寻看,这荒郊野岭,离家之距还得快走小半个时辰,她惊恐中掏出了一个小手绢包递了过去:“这是二百元,你拿走,我会对李龙说,我没借到钱。只要你放过我。”
“你给我拿过来!”刘良用力夺走了那个包钱的手绢包,狞笑着说,“今天,你是不会向你丈夫李龙说起,我抢走了你二百元钱。你不想知道吗?呵呵,你一个快要死的人,那死人她能开得口说话吗?说,你要个怎么样儿的死法啊?”
“你……不是,大哥,钱我都给你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还有一双儿”
“少废话,说,你要囫囵尸首还是破了像的尸首啊?快说、快!”
“大哥、大哥,你、你念在我们在一个农场生活六七年,我不会回去说你,更不会告发你,你就放了我吧,我发誓!”
“废话,看样子非要我自己动手解决你啊?你再不死我就没有时间了。”刘良不等自己话儿说完就双手紧紧掐住楚雨的脖子。
“大哥……哥……你放手……我我选……囫囵死。”被掐的楚雨她大咳嗦不止。
“早这样不就完了,你以为我愿意手上粘上你的血,那样我的心是一辈子不会安宁,给你……”
“什么?”
“野鸡药,痛快把它喝下,快!”
楚雨悲悲切切把刘良给的那个小纸包打开:“大哥,你、你饶了我吧……”
“你快痛快死吧,还干什么,磨磨蹭蹭?”
“大哥、大哥,你、你看……这药面我、我怎么……把它咽下?”
“麻烦,快!把药面倒进嘴里,张开嘴,快!快!你老实点不要让我费事啊!”
柔弱的女性,悲愤的心,屈辱着把药面倒进了自己的嘴里,眼泪扑簌簌,似如雨下……
禽兽般的刘良竟然、竟然把那个象征男人威武的东西掏了出来,对准楚雨的嘴,一泡尿儿直直浇进了楚雨的嘴里。
楚雨怒目圆睁,双眼直视着刘良……
“快点,把它咽下!咽下!”
楚雨她,心一横,在心里说了一句:“李龙给我报仇!”然后脖子一扬,狠狠一口咽下,逐渐是穿心的火烧,再,再……
却原来,为什么楚雨她大难不死,因为野鸡药在人尿的催化下,解除了它应有的药性,所以楚雨她没有死。如果刘良是给她用水服下,她是必死无疑。
也许是楚雨命不该绝,刘良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却算了卿卿性命。”他没料到,人尿能解野鸡药。野鸡药在人尿中把药给调解掉了,才保住了楚雨的性命。而他也终究没逃脱法律的严惩。

共 508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农垦战士李龙在开会中,感觉自己的妻子回娘家一直没回来,要请假去找妻子,没得到班长刘良的允许,他又找到排长,得到排长允许后,他匆匆茫茫中,来到了远山野岭,一路呼喊着妻子的名字,走着走着,被脚下的什么东西绊倒,发现正是妻子楚雨倒在地上,他把楚雨搀扶回家,在楚雨的哭诉下,终于明白了是班长刘良得知她回娘家借钱,见利起了抢劫的意图,把她劫持在半路上,用一包野鸡药,强逼她喝下,并抢走了她身上二百元钱,,刘良伏法,楚雨得救。小说从一个抢劫杀人的案例中,塑造出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为了二百元钱图财害命,也把自己和家庭给毁了,惨痛的教训,给人思考,警示世人,参悟人生!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2290009】
1 楼 文友: 2016-02-28 16:22:41 问候东辰老师,写作快乐,春日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2-28 16:27:0 谢您辛苦,社长的教导我会记下,再敬您,辛苦。是重重一声,让您受累。
2 楼 文友: 2016-02-28 16:2 : 8 人,不可起贪念,否则,是害人害己,断送自己的美好前程!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2-28 16:28:26 社长说的真对,往往人就爱财,所以到死的时候他才明白 一切将悔之晚矣。
 楼 文友: 2016-02-28 16:24:09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精彩再次点缀柳岸!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  楼 文友: 2016-02-28 16:29: 2 喜欢、柳岸,更敬,勤劳有着爱心的社长,再敬您的大爱。
4 楼 文友: 2016-02-28 17:25:12 作品很是不错,人物突出,语言掌握的也好!精心打磨修改调整后,是一篇佳作!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2-28 20:58:46 几度辛苦映灯光,敬您青质大爱装。柳岸上苑花千色,有您雨露散霞光。敬之也;柳岸好顾问;老百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2-28 21:17:15 您好,看见你,就想起您的辛苦,我的字里行间流淌着您的汗水,真诚是说一声;老师您好,辛苦。还有,社长
5 楼 文友: 2016-02-28 17:54:15 个贪字毁了多少人!人贵在自律。并不是什么夜草都可以肥马呵!世间浮财,取之有道才是正理。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2-28 21:01:15 是呀,刘文龙文友,可是世界上就有这样人,他们怀着侥幸心理,但;终究逃不出,人民法网。
6 楼 文友: 2016-02-29 08:49:46 小说出奇制胜,恶人难逃法网,吉人自有天相。好文,欣赏了。 捕捉幻影,与文字耳鬓厮磨。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2-29 18:29:14 你好,素魅,我看见了;刘文龙 的大作才有灵感,在此定要谢他。再问你好;素魅。
7 楼 文友: 2016-02-29 10:52:52 写的真好,欣赏美文,祝写作愉快!
回复7 楼 文友: 2016-02-29 18: 0:21 谢谢文友,蓝色创想 来赞,祝,新春你的笔锋。
8 楼 文友: 2016-0 -01 12:24:55 祝贺佳作喜摘精品!举杯、放鞭炮庆祝!(*^__^*) 嘻嘻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 -01 20:42: 9 谢谢,总编,你好:如风姐姐 。和你举杯,饿就是喜欢酒。
9 楼 文友: 2016-0 -01 12:25:48 柳岸因你而精彩!遥祝笔健、佳作连连!
回复9 楼 文友: 2016-0 -01 20:4 : 9 如风姐姐,你好,喜欢柳岸,共同打造。春安。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中风康复后还会复发吗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儿上火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