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不在焉的僵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张三在街上晃来晃去,还故意地和几个人碰撞了一下,她们都是美女。他向那些美女道歉,并试图搭讪,结果没人理他。他又随便地买了份油炸臭豆腐,喝了些

张三在街上晃来晃去,还故意地和几个人碰撞了一下,她们都是美女。他向那些美女道歉,并试图搭讪,结果没人理他。他又随便地买了份油炸臭豆腐,喝了些啤酒,结果搞得自己很累。就去服装店试了衣服,但没买。他就在街上晃悠着,又随便地坐上一辆公车,去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今天是休息日,凑巧的还是光棍节,凑巧张三也是光棍……   他没地方去,也找不到该去的地方,所以只好在街上晃。仿佛为了气他一样,人们都是成双结对,男男女女牵手而行。于是张三只好自认背时,因为昨天和他同居五年的女友提出和他分手,并且就真的分手了。收拾了衣物细软,足足两个大号的行李箱,艰难地拖拽着走了。当然也带走了张三为她买的金戒指,那便是他们所谓爱情的象征,况且金子涨价了。    张三并不十分痛苦,但也不完全无所谓,因为此时此刻他觉得空虚得很。就好像拔掉了一颗牙齿,用舌头舔那地方一样……   这样张三就坐在人行道的栏杆上,左顾右盼像个流氓。风一个劲的吹着,张三冻得要命,但他赌气般地不下来。天色乌压压,就像是核爆之后的广岛、长崎一般。但没有人注意行为怪异举动失常的张三,张三也很习惯这种待遇,作为个凡夫俗子他一直“享受”这种待遇。张三就这样故作姿态地坐在栏杆上,照旧没人理他。直到后来一个长满恶疮的乞丐,在他前面开张做生意。这令张三很是诧异,因为乞丐虽然长满恶疮流血流脓,但是身上没有一点臭味。   那乞丐完全不理张三,他摊开一张诉苦陈情书,然后舒舒服服地躺下去并且炫耀般地露出恶疮。张三很是好奇,他很想知道这个乞丐一天能赚多少钱……   好在那个乞丐也不臭,尽管他的疮烂的似乎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但确实是一点臭味都没有。所以尽管看上去很恶心,但张三还能忍耐。而且这么奇怪恶心的乞丐看上去很刺激,以至于张三忘了今天是光棍节,实际上他也没忘记啥——他没地方去,也没有打算去什么地方。   乞丐舒适地半躺在地上,但不时的满是厌恶看着他后面坐在栏杆上的东张西望的张三。张三更加做作了,他吹着口哨看着乌压压的仿佛是冬天的天空,那天上没有云彩也没有飞鸟。风飕飕地吹着,那个乞丐却继续撩起衣服炫耀般地露出流脓流血能见到白骨但毫无臭味的恶疮以及瘦骨嶙峋的小腿,他的恶疮是长在腿上。   张三很奇怪,他想道:这乞丐居然不怕冷。来来往往的人虽然很多,却没有一个人给这乞丐施舍。这乞丐有些生气,他渐渐有些愤怒,冷冰冰地寻找和张三对视的机会。但张三照旧厚颜无耻地左顾右盼满脸轻松吹着口哨,尽管他心里疑团越来越多——比如为什么长满恶疮的乞丐毫无臭味,又比如这么冷的天气而这乞丐赤裸裸地不知能熬多久,再比如也是张三关心地这个乞丐一天到底能赚多少钱。  张三完全不去想自己昨天和女友分手的事实,完全忘记了,就好像他和女友没有分手一样,就好像他的女友正在家里为自己准备晚饭一样。而他也照旧的磨蹭,好不用早早的回去做些剥蒜拍姜之类的活。这就是分手天张三实在的感觉,真的,张三完全没有感觉……  张三虽然左顾右盼抬头望天,乌压压的天。而那个乞丐寻找着和张三眼神对决的机会,张三虽然左顾右盼,但显然能感觉到,于是他故意地不去看乞丐而左顾右盼。乞丐有些生气,眼神犹如喷火一般,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人给他施舍显然这都怪张三。但作为一个卑微的乞丐,他不敢断然的行动,比如冲上去一拳把张三从栏杆上打到快车道上。乞丐痛快地想象着张三被他一拳打到地上,狗啃屎,栽掉牙齿的狼狈样子。乞丐便换了一个舒适的的卧姿,平静得注视着人行道上过往的人群。  他是个有职业尊严的乞丐,他并不主动的向人们乞讨——那是恶丐而非他的行事风格,正如他不会一拳将张三从人行道栏杆打下去一样。这个乞丐常常慨叹人心的不古:比如过去土匪抢劫只要拿上银子,绝不撕票;又比如过去乞丐讨饭绝不进入到买卖家的店铺,而现在的乞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闯到商家店铺里。乞丐毫不姑息自己的同行,但他知道自己管不住他们,现在也没有了过去的所谓团头龙鞭什么的。  乞丐叹了口气,现在就是这样盗匪为了一百万杀人,也为一块钱杀人。就连乞丐这古老有尊严的行业也受到影响。乞丐想到这里,不由长舒了口气——看着照旧坐在栏杆上的张三,他若有所思地得到了答案:这就是恶果,没有人再怜悯乞丐们了。  人们现在只是嘲笑乞丐,而不再加以实实在在地施舍,本来施舍与接受施舍该是多么高贵的事情呀。于是这个乞丐不由地膨胀起来,犹如站在露台上俯瞰着辽阔大地的王,他的精神跳跃中乌压压的半空之中鄙夷而冷漠看着这群匆匆而过地蚂蚁般的人群。  张三感觉到乞丐不再盯着他看了,就像他背后也长了眼睛样,转过头来继续看着乞丐那流脓流血深可见骨的恶疮。而且还是那么的饶有兴致,就像盯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的恶疮一样,他不再想自己的女友了——前女友。说实话此时此刻他完全眼前的这个长着恶疮沉稳坚定的乞丐所吸引,张三觉得仿佛见到自己一般。他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是在照镜子一样。好在那流脓流血的恶疮以及乞丐褴褛的的衣衫,和高傲冷静的表情无时无刻的都在提醒张三那不是自己。不过说张三完全的忘记了女友也不对,他突然记起了那枚金戒指顿时实在的心疼起来,尽管当时张三没有问女友,不,前女友要回来。  他现在很后悔,因为他进而想到自己的储蓄卡上面数字,说句老实话——张三除了口袋里千把块钱,张三的卡上就剩下了三五百块钱了。张三赌气地想到:今晚要去好好地下顿馆子。张三顿时肚子饿了起来,他想吃烤鸭了。这五年他很少下馆子都是和女友,不,前女友老老实实的在家做饭。他们常常兴致勃勃计划着存钱,然后结婚买房子生儿育女,然而这个计划总是实现不了。他们辛辛苦苦地攒钱,但钱总是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每个月新发了工资,省吃俭用,但到了月底总会出点什么无聊的事情——比如某某结婚,而某某结婚则必然要发请柬,于是就随份子。  他们就那样昏头涨脑黑吃海喝一顿,仿佛要把失去的便宜捞回来样,当然还怀揣着无比巨大羡慕嫉妒恨。然后两个人回来小心翼翼地将请柬收拾好,因为自己结婚时可以根据这个邀请宾客。有时候他会笑着对她说道:“也好,这算是分期付款吧!”  他还记得他俩往往会大笑起来,而且总是他带头笑起来。  结束了,张三看着那长满恶疮乞丐如是想道。一切都结束了,张三再次想道。于是他看着那个流血流脓深可见骨的脓疮,想起了自己该好好的下顿馆子,吃上一顿肥肥腻腻的烤鸭子。张三是陕西人,但他很喜欢吃烤鸭子,解馋、肥腻、痛快。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但是给乞丐施舍的人很少,实际上只有一个老太太。他给了乞丐一毛钱,但是乞丐还是用病病殃殃地声音感谢了老太太。他是一个有职业尊严的乞丐,他是一个有敬业精神的乞丐。总之乞丐鼓励人们施舍,乞丐尊重人们的施舍,乞丐是这个社会的道德良心见证。所以说乞丐是们高贵的职业,而且古老。  不是吗?乞丐想道:过去如来佛就是靠施舍消去人们的罪业,使他们在施舍中发现自己,并且坚定的向善的信念。所以乞丐是应该赞扬的职业,因为它彰显了道德的力量。人们在施舍中才显得高贵,人们在施舍中发现自己的善良天真的一面,继而寻找到那隐秘在满是尘埃的封锁在老练世故中的良心。乞丐继续陷入到无事可做的沉思中,还是像一个那样冷冰冰地扫了正在东张西望故作姿态的张三。  可惜张三并没有和乞丐作眼神上交锋,这使得乞丐很是遗憾,他相信张三会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崩溃天良发现。虽然乞丐觉得张三不一定会施舍他,但是他相信张三至少会怏怏离去,不碍着他乞讨。  可惜……  乞丐又努力地扁了扁裤腿,尽管天气很冷寒风嗖嗖。但他毫无畏惧,正如耶稣基督坚持要历经苦难,走向神圣复活的道路一样。乞丐抱着同样的心态,在寒风毫不哆嗦。乞丐面无表情,无所事事,君王般地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然而还是没有施舍,乞丐不免忧虑焦灼起来。他很为人们的良心担忧,尤其为坐在他后面栏杆上的张三哀伤。  正是这种冷漠造成了盗贼为一块钱杀人,乞丐为了一毛钱的的施舍硬闯进商家的店铺。暴力换来的只有暴力,一个血腥的错误只能用更为血腥的行为弥补……乞丐忧虑起来,当然不是为了强盗而担心——是的,他才会为那种暴徒操心。他真正忧心的是自己的行业,乞丐这门伟大尊严激发人们道德坚定人们向善之心的职业。倘若他们——一个个乞丐都开始采用暴力,那么社会将会滑向何方。乞丐不由得真正地忧心起来。于是乞丐又扫了一眼坐在他背后的冥顽不灵的左顾右盼的张三。不禁陷入到一个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逻辑上的自相矛盾中去了。  也许乞丐想道:正是普通人的冷漠物质毫不体恤,才造成了强盗杀人如草芥,乞丐的强讨硬要。但是这个伊索般的哲人,尽管他从来没有看过伊索的著作,乞丐觉得自己的思索在逻辑上出现了问题——比如一只狼要吃羊,却责怪羊长得肥美。乞丐不禁得意起来,他为自己的深刻思索而感到骄傲,但也陷入到逻辑上两难的处境……  于是他低下头去,换了一种更为舒适的卧姿,并且将长满恶疮的腿又伸缩了几下。  张三看着乞丐猥琐的样子,就像在照镜子观赏自己一样。他明知道那流血流脓的恶疮很恶心,但还是忍不住想去看,并且感到很刺激紧张愉悦幸福。张三此时此刻想到不是和他同居五年而分手的前女友,他看着乞丐腿上流血流脓的恶疮,想道:去那家烤鸭店吃呢?张三喜欢的烤鸭有两处味道都不错,一处的鸭子肥些,一处烤鸭的火候好些。于是张三看着流血流脓恶疮,心中犹疑不定。真的张三再不想他和女友的那点事情,他就想好好的吃顿饭喝点酒。这几年太辛苦了,张三忽然有种解脱,他甚至感谢女友离去。这段感情的无疾而终犹如卸下重负,张三再也不怅然若失了,他欢快地看着乞丐盆子里的少的可怜的施舍,心中不由得怀疑起来……  他知道在现在这个物价下面,每天倘若只乞讨这点钱的话是没有办法生活下去,于是有些幸灾乐祸地想道:那一行都不好干呀……  张三也忘了今天是光棍节,就像所有智力平常意志薄弱的小人物那样,他的情绪很快地好转起来。晚上就要吃到的烤鸭,还有眼前长满恶疮而照样讨不到钱的乞丐。都是他眼前快乐的源泉并源源不断的基础。实际上大部分人的那点可怜的幸福不都是这样的吗?不是因为我们真的快乐,而是因为我们总能找到比我们不幸福的人,尽管我们不知道那个人心里实际的想法。我们在互相鄙视中满足,所以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张三并不能领悟到那宇宙深处的上帝的微笑,而是半含微笑半含嘲讽的看着乞丐腿上的恶疮,一颗心如恍恍惚惚如飘飞摇曳翩翩起舞的蝴蝶。此刻张三觉得天也不那么乌压压的了,马路上的空气也不像刚才那样浑浊不堪了,甚至劲道的北风也和缓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浑然忘我各怀心事的各自寻思着,张三还是照旧地坐在栏杆上并且照旧地观赏着乞丐苦恼的表情,就如孩童在观赏黑白眼圈的熊猫或者胸前有白色“V”的黑熊而忘掉自己的牙疼一样。张三敲打着自己的腿,嘴里含含糊糊地唱着小曲,继续得意地东张西望。尽管他实际上能感觉到,那乞丐正眼神灼热的瞪着自己。张三知道乞丐为啥要这样,谁工作的时候都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看着。  乞丐也在沾沾自喜,他无意间陷入到自己为自己的设置的逻辑陷阱里。他虽然没有找到答案,但是他相信自己必然能找到答案——他甚至有些自怜自哀,他为什么只是一个乞丐,而不是某个大学里的哲学教授呢?  一句话,天妒英才。  时间不留情面地流失,乞丐面前的盆子里还是没有几个钱,但是乞丐并不在意——他走神了,或者说正在沉思。但是却极大地刺激了张三,张三幸福的决定了一会就要吃到的烤鸭去处,口中不由得生出些口水。他继续地贪婪的看着乞丐长满恶疮的大腿,他实在是不想将目光投向别处。心里空荡荡的停止了思考——没有女友,也没有烤鸭。他观赏着乞丐低头沮丧默不作声的表情,仿佛这个乞丐过去做过对不起张三的事情——或者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照镜子的人一样,挤眉弄眼地对自己做着鬼脸,张三就是这么看着他前面个乞丐。  所以兜里揣着千把块钱,银行里还有三五百块钱资产的张三左顾右盼,满不在乎的流里流气。看上去颇有些滑稽可笑,像一只得意的猴子那样盘踞在栏杆上,忘记了自己红色的屁股暴露在人前人后。  但是乞丐确实没有讨到多少钱,而且他知道今天不会有啥收获。但他并不太在意,此时此刻他完全地沉浸在自己的关于社会伦理,道德哲学的思考中去了。完全的陷入到佛教所谓觉悟前的痛苦,和即将觉悟的欢喜之心。乞丐满意了,忘记了自己不过是个乞丐而非大学教授的事实。他抬头仰望着高远无涯的天空,悲愤而幽怨。  是呀!苍天何苦弄英雄……  总之,在这个光棍节里——昨天才失去女友的张三和没有讨到钱的乞丐都过得充实而有乐趣,就像今天不是光棍节而是春节、泼水节或者狂欢节一样。  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光棍节。傍晚的寒风十分凛冽,两个人在寒风中不由得瑟缩发抖起来,像旁边那棵树上的几片干瘪的枯叶那样。  但谁也舍不得离开,两个人就那样心不在焉地僵持着…… 共 508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排名
标签

上一页:迷茫16

下一页:劳动者之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