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强击法神 第二百三十八章 至情至性君天涯

2020/02/15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强击法神 第二百三十八章 至情至性君天涯李小末已经明白了,君天涯的朋友就是厉无虚的父母。“后来呢?”他见厉无虚面目狰狞,轻声问了一

强击法神 第二百三十八章 至情至性君天涯

李小末已经明白了,君天涯的朋友就是厉无虚的父母。

“后来呢?”他见厉无虚面目狰狞,轻声问了一句,如果厉无虚能把心事说出来,或许会好受一些。

“后来?”厉无虚猛然皱紧了眉头,周身杀意激荡,已经有些不受控制。

“帝林的士兵乔装成酒客,一把火烧了酒馆,那个可怜的母亲为了保护儿子,被烧得浑身上下无一处完肤,适逢我师父赶来,以元力强行为她延续生命,想要找出凶手。

她怕我师父受到牵连,明知放火的是帝林皇家卫队,却不肯说出真相,我师父见孩子哭啼不止,便将母子二人带回了极冰之原。

一个月后,女人的伤竟被治好了,虽然容颜尽毁,终究保住了性命。

她知道我师父是罕见的高手,伤好之后,跪在我师父面前,央求他为自己的丈夫报仇。

我师父便让两头雪猿去岚风放出话来,七日之后,他将由岚风进盟,不止要挑战联盟所有的高手,还要为女人一家讨回公道。

彼时联盟中无人知晓我师父究竟是什么人,岚风有好事者想要抓那两头雪猿,却被撕得粉碎,如此才引起警觉。七天后,联盟中自发聚集了两百多王级和宗级的人物,在岚风南线,他们见到了一身白衣的我师父,和黑纱遮面的女人。

他们嘲笑我师父自不量力,可惜,我师父仅出一刀,他们再无开口的机会。

岚风南部战区的塞隆亲眼目睹此战,立刻通告了整个联盟。

那天开始,挑战者尽往岚风而来,却无人能挡我师父一刀。

后来挑战者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加兰高手,皇级战士卡妙扬言要在联盟战士学院击杀我师父,并请全联盟有名的高手观战。

我师父带着女人去了,仅是一刀,卡妙死在当场,整个联盟便再无挑战者。

帝林国王惊惧之下,将国内高手全部聚集于皇宫之中,被我师父从正门杀到寝宫,没留一个活口,离开时,他一刀之下,整个皇宫化为废墟。

此后他带着女人离开帝林,黑暗之城的城主明知不敌,大开城门,撤下所有的防御设施以明不战之意,他到城外之说了一句话:‘城主死,全城活。’

那黑暗之城便因此起了暴动,生生把城主刺死,悬于城墙。

待到了骸骨之城,城主关闭城门不容他通过,他一路杀进去,尽灭城中高手,将城主打成重伤之后,仍是同样一句话:‘城主死,全城活。’

那城主问他为什么不亲自动手,他说:‘帝林国王要杀我朋友全家,我便灭他全族;你们以势大欺帝林出卖我朋友,我便以势大欺你们手下取你们性命。’

城主死后,他在灾厄深渊的入口杀了六个魔王,灾厄深渊将他那被附身的朋友交了出来,他明知眼前的根本不是自己朋友,仍然提酒上前,硬是受他朋友一剑,刺中小腹,他却哈哈大笑,那女人肝肠寸断,抱着丈夫撞上他的刀尖,双双殒命。

灾厄深渊见他受了伤,以为有了机会,却又被杀了十个魔王,终向他妥协,当着他的面,把灾厄第六军团由上到下全部杀死,唯独在他的要求下,留了军团指挥官杰拉德的性命。

他这才离去,回到极冰之原,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给那男孩听,又告诉男孩:‘你可以哭一场,但哭完这一场,你就是男人了,我为你留了一个仇人,你要自己去报仇。’

男孩大哭,从那以后,便再也不会流泪,满心愤怒和悲痛都化为了杀意,极冰之原十三载,杀意小成,十六岁踏盟追寻师父的足迹,两年来遍寻同龄人挑战,却始终未有敌手。

李小末,你知道我为什么留在黑暗通道?因为我在等你。”

扎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就是那个孩子?你要挑战李小末?”

厉无虚仿若未闻,只是盯着李小末

“呵呵,我就说你不该在这,原来是在等我。”李小末笑了笑,随后看向远处的军团出神。

“厉无虚,你不是你君天涯,所以也不必追寻他的足迹,否则你永远只能活在他的影子里,强者的路是自己走的,不同的地方,你会看到不同的风景,这是独属于你自己的感悟。

我当你是朋友,你能对我坦诚相待,我很高兴,今天,在这里,我给你一个承诺,当你杀了杰拉德的那一天,我接受你的挑战。”

厉无虚随他往远处看去,沉默良久才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他没说怎么个好法,李小末倒猜到一些,估计他是觉得元素师在当前这个境界并不具有优势,所以想等以后再挑战,这样公平一样。

李小末又问他:“那你怎么和徐枫成了拜把兄弟?”

“打了场架,喝了场酒。”

李小末笑了笑:“原来如此。走吧,莫里斯清理通道恐怕不是意气用事,他想孤立圣王山,看样子奥丁前往谷地让灾厄深渊上了火,那我就给他们浇点油。”

进入混乱森林,啸月沿外围奔行,虽说沿途并不太平,倒也没什么危险。

厉无虚显然很喜欢啸月,眼看前方就是黑色矿山,他摸了摸啸月的脖子,跳下来之后问李小末:“我能感觉到这头白狼并非血肉之体,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李小末心中一动,脑海中冒出个念头,厉无虚肯定是王级战士,已经到了能够使用灵魂枷锁和灵魂刻印的境界,如果把这两个技能交给他,理论上来说,他也能捕获灵魂,以此来刻印自己的召唤生物。

不过李小末曾经的世界里只有元素师没有战士,他也不知道厉无虚使用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思来想去还是不敢乱来,便笑道:“我现在很难跟你解释它们的来历,有机会的话,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随后又看了看扎比,突然冒出个更疯狂的念头,他知道战氏只有在战斗的时候才能吸收元力,这也是战氏只能通过战斗来成长的原因,如果自己为扎比刻印强体符纹,那么扎比岂不是和自己一样,有了两种修炼方式。

如果在扎比身上能行得通,那么莫迪和弗兰克肯定也可以。

“呵呵,呵呵。”他越想越觉得可行,不由傻笑起来。

扎比让他看得直冒冷汗,挠着牛角盔道:“我可没钱,谷地中的材料都分给大家了,我没拿。”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