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解救天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引言】  草帽人赤手行走江湖,独自飘渺来去无影,凌然一身正气流长于世。无数人行走江湖都有自己的防身兵器,当与对方拆招,一见兵器便能知晓对方

【引言】  草帽人赤手行走江湖,独自飘渺来去无影,凌然一身正气流长于世。无数人行走江湖都有自己的防身兵器,当与对方拆招,一见兵器便能知晓对方来路。然而草帽人的防身之物却是一根银针,逢于对敌,对手无一人能辨认出那是何兵器。  话说当日草帽人抱过那少女之后,一路向天山方向走去。途中遇到一个牧羊的老者,考虑到少女身子虚弱,得找个地方调养调养,于是便打搅那老者一晚。说来也巧,老者妻子幼时学过些医术,见少女长夜未醒,便好心要求为少女察看病情。   【倾诉】  翌日,少女醒来,犹然心惊,心想昨日明明昏倒在街头,怎地这时却躺在陌生人的床上?不觉发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殷切之声传出户外。  碰巧草帽人端着一碗热汤药走进帐篷。一个高大威武的身影出现在少女的眼前,很突然也很宽慰。  草帽人避开脸面,把汤药递到少女面前,道:“姑娘身子虚弱,在此安心调养便是。”  少女嫣然一笑,没有作声,只是盯着草帽人的侧脸细细端详。  少女看得入神,草帽人心里无限翻滚,等着少女快些接过汤药。好一阵子,少女才收神,双手接过汤药,柔声道:“谢公子救命之恩。”  草帽人手上一轻,手指微微翕动,又收了回去,羞赧道:“不必客气。在下还要要事缠身,这便离去,有缘再见了。”  少女一急,“哎”了一声,草帽人夹住步子,道:“姑娘若是没有栖息之所,以后这里便是姑娘的家。”  少女欣喜道:“这是你的家吗?你要到哪里?能不能带着我一起?”汤药被放了下来,少女双目晶亮,等着草帽人的回答。看草帽人那巍峨不动的身躯,背影如此憨厚淳朴,少女心间顿生殷情,似乎眼前这便就是可以依靠的大山,户外的大千世界便是可以驰骋的草原。尽管这一切都是想象,可这一刻太美好了,太幸福了!  草帽人道:“不,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从小就是个孤儿,一直漂泊在外。”话语很忧郁,呼出气息带着伤感。  少女安慰道:“我能明白你孤身一人漂泊在外的凄苦,你不要伤心……”  少女伤怀道:“与你相比,虽然我知道我爹娘是谁,可是他们把我卖到了青楼,饱受着青春的折磨和生命的挑战。我一直都想逃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寻找属于我的快乐和幸福。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那些达官贵人破坏了。我好想找个人来诉苦,诉说我的遭遇,可是一次次我都没有勇气。春天来的时候,花儿都绽放了,万物都苏醒了,可我还在担惊受怕。”她的眼睛已经湿润了,草帽人痛彻心扉,想不到世间上竟有如此不怜儿女的父母。  少女继续道:“现在我终于自由了,可以享受快活的空气……”愁痛,就让它过去吧,毕竟还有未来。少女笑了,这一刻起,她的生命、她的另一部分将要交给草帽人。  草帽人忍不住回身道:“对,现在你能够飞了。”  少女不再犹豫什么,只想抓住眼前的恩人,或者就是如意郎君,道:“你能不能带我飞的更高更远,我要越过天山……”  天山在草帽人的眼中,只要是运功而行,自然不在话下,可他却打断了少女的话,道:“我孤身一人,漂泊江湖已久,难得姑娘看得起在下,不过江湖险恶,却是姑娘冒不得险的……”  “我不怕!比起青楼凄恻孤独,能追随公子左右,小女子再大的苦也能吃。”少女性情急切,言语真挚。  渐渐外面的金色的光线射入帐篷,照在少女的脸上,显得格外妖艳。她简直就像一个刚出浴的美人躺在床上,柔顺的头发映射着金灿灿的光芒,向四处闪射。草帽人情不自禁用手遮挡着芒光,眼睛直看着床上的少女。  几天相互倾诉,二人心怀畅然,并且草帽人还为那少女取得美名:萍薇。此名道出二人萍水相逢,日后愿互相安慰照料的赤诚。此后二人离开帐篷,不知所去。几个月后,深秋已至。树木凋零,瑟风忧忡。山里山外沉浸死寂,水上水下寒冷如一。人们不觉的都加了衣服,而天山附近更是寒冷的很。   【恶人】  虽说是深秋,集市上也是热热闹闹。  马蹄声越来越近,声音甚是紧凑。只见两个面色狰狞的老头手中提着缰绳,脚下踢拍着马腹,两匹快马肆虐街道。百姓远远就禀然避道,快马疾驰过后,树叶被风带起。马蹄声越来越远,还能看到两个人的背影。两个老头年龄相仿,约五十来岁。左边一个头发黑白散乱,右边一个头发还是全黑,可是右手中提着一把弯刀。这二人便是天蚕坐下的两颗爪牙,左边的是无一,右边的是尤洌。  一个卜卦先生,双眼无光,毛腰咳嗽,走路踉踉跄跄,腰间挂有一枚令牌。左手支撑着竹竿,杆上糊有白幡,白幡写有草体“佛道善缘”四字;右手挂一佛珠,拇指来回拨动。   卜卦先生远远就能听到马蹄踏地的声音,但听那马蹄踏步的节奏,便能分辨来者不善。两个瘦弱的身影骑在快马上,奔腾恶势更胜彼时之上。卜卦人偏是装的一身糊涂,将白幡故意横上街道。快马被白幡拦截,无一、尤洌一提缰绳,两匹良马竭力嘶鸣。  “马下何人,竟敢恣意挡我去路?”无一指手骂道。  卜卦人慢语道:“老朽乃一个混世瞎子,怎能挡得了二位去路?”  无一大喝道:“你这老头,一身贱骨头,还敢于狡辩?我看你这算命、卜卦的生意以后就不要做了。”登时无一发出一掌,掌风吹动白幡,不见白幡稀烂。卜卦人近耳细听,耳边舞动着轻微的声音。原来无一出掌之意不在打碎白幡,而是要顺着“佛道善缘”四个字,挖去行笔的痕迹。卜卦人手上捏着一片白帆布,心想:“马蹄声势恶劣,内功又如此了得,想必是来头不小。可我即是入佛入道之人,又怎能过问红尘之事呢?”  “老头,快些闪开,不然将你踏死在马蹄之下。”尤洌道。  卜卦先生道:“二位莫急,既然老朽有幸遇得二位,不妨让老朽来为二位卜上一卦,一来老朽能挣个小钱,二来也好为二位逢凶化吉。”  尤洌呵呵笑道:“你这不识趣的老头,念你我都是同辈中人,老夫倒想听你说出个所以然来。”二人纵身一跃,翻下马来。  “一个瞎子,看你用何妖术?你今个儿若是说不出个情理来,休怪我们手下无情!”无一不屑道。  卜卦先生捋着胡子,笑过之后,道:“二位此行定能有所结果,可是……”无一见卜卦人迟疑,生怒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快点,可是什么?”  卜卦人道:“可是二位却要遇到一个障碍。”  二人哈哈大笑,无一拍着先生的肩膀道:“你不会是说那个阻碍我们的人就是你这个瞎子吧?”二人一边大笑一边四处张望。无一指着白幡道:“你看看,这无字白幡就是死的预兆。”指着佛珠又道:“这佛珠滚动…这佛珠滚动…”无一无辞可措,便粗言道:“这佛珠滚动就是狗屁的预兆。”  “这佛珠滚动就是普度众生,就是祈求人世安宁。难道阁下不觉得现在的‘佛道善缘’要比方才的清晰吗?”卜卦人道。  白幡上虽然没有了黑色的字迹,却是空出了“佛道善缘”四个字。  二人一见,的确如此。  无一目光斜射,道:“那你能不能算出方才他那一掌使得是何派武功?”  卜卦人悲叹道:“华山无影掌,只可惜使得太过狂妄,若要达到吹掌有的的境界,恐怕还得练上十年八载。”  这话把无一气得面色发绿。无一吹动掌力,打向卜卦人的面门。卜卦人静听掌风,不动不摇。无一本想大掌紧扣卜卦人面门,定要把他的面门抓得稀烂,谁知卜卦人动也不动。一个自以为武功高强的人怎会欺负弱小呢?无一收掌,发问道:“你不会武功?”  卜卦人道:“‘左手道右手佛’从来就不懂什么盖世武学。”  尤洌道:“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卜卦人道:“二位功夫惊人,老朽不能及也,只望二位速速离开天山之地,莫给此地留下煞气。”把身对着尤洌,又道:“冰刀虽是锋利无比,可也是玄幻之物。你并不是它的主人,还是快快将它送回吧。”  却说那冰刀名为‘碧月冰刀’,始传于大漠境内,直至三年前一次大漠之灾之后,冰刀就消失了。与此同时,‘六弦琴’、‘凤血刀’也都销声匿迹了。据说碧月冰刀、六弦琴、凤血刀乃大漠三宝,皆为玄幻之物,非其族人不能很好的驾驭。而今尤洌带有碧月冰刀,至于他是如何驾驭冰刀的,恐怕这是天蚕魔功所起的作用。  他左手白幡为道,右手念珠为佛,并且先是说破无影掌,后是认得碧月冰刀,可见此人很是神秘,着实了得。  无一休怒道:“你到底是谁?”  卜卦人意味深长道:“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否则你们的命运将就此而改变……”  “吃我一掌!”无一掌力打开,卜卦人一句“佛道善缘”,消逝的无影无踪。  二人四处寻找,不见踪迹。尤洌疑问道:“他是什么人?怎么他走的身影都看不见?”无一看着手掌,还在发怔。“他怎么消失的那么快?江湖上从来没有见到过此人。”无一疑惑的看着尤洌道,“若是你出冰刀能不能拦住他?”  尤洌似有惭愧,道:“可惜我的刀还没有出鞘,他已经从我们眼前消失了。”他凝望着手中的冰刀,漫天冥想。“看来我们此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无一道:“那倒未必,倘若方才那人能与我正面交锋,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将其拦住。”尤洌道:“先别想那么多,我们还是快些赶路……”  二人手上一按马鞍,骑到马背上,“驾”字刚一出口,两匹快马疾驰而去,片刻消失在街道深处……  【争夺】  清晨,刮起了微风。天山之上,展现出一片圣洁的景象。艳阳普照,雪野五彩缤纷,看上去视野宽阔,心胸广袤。天山派为青砖丽瓦所建,看上去气质恢弘,就坐落在中天山的脚下。  天山派戒备森严,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出入,包括掌门在内。只有携带天山令牌才能来去自如,而这天山令牌则分三种:种就是掌门令牌,也就是掌门所有之物;第二种就是百花令牌,也就是派内辈分弟子身上之物;第三种就是长老令牌,也就是天山洞内的长老所用之物。一般来说,持有掌门令牌能行使派内权力,所以派内弟子对掌门令牌异常敬重。  石阶通往天山大殿,是为重要路道。石阶两旁有众多弟子把守,每人右手均带佩剑。石阶下层两名弟子目视前方,其余石阶上的弟子则迎面目光交错,上层的两名弟子亦是盯着远处,一动不动。  无一、尤洌精神满面,来到石阶旁处,准备登上石阶。  左边一个弟子迈出几步,将剑横起,冷漠道:“天山重地,闲杂人等谢绝入内!”尤洌道:“我们并非闲杂人,而是有要事与贵掌门商讨,麻烦你通报一声。”  “我们天山派的规矩想必阁下是知道的,进我天山派必须有令牌在手,如若不然就视为擅闯天山,格杀勿论!”  一旁的无一埋怨尤洌道:“尤掌门何须跟这些小辈多费口舌,干脆杀进去,把欧阳行给揪出来。”  “他们哪里会是你无掌门的对手,和一些弱小之辈动手,未免有辱你的身份。”尤洌道。  “你们这两个狂妄的老家伙,先是对我们掌门无礼,后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弟子,简直就没有把我们天山派放在眼里。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以后天山派还怎能在江湖上立足?”  无一道:“在江湖上立足?哼哼……在老夫的眼中,天山派本来就是乌合之派!”  右边的弟子斥道:“天山派岂能容你如此侮辱?看剑!”他正要起步刺剑,不料无一出掌极快,掌风打在他的面门。这一招不当紧,那弟子径自动弹不得,两眼呆木,鼻孔流着鲜血。  左边的弟子见状不妙,疾步上前询问道:“师……”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那弟子像木头一般倒在地上,登时在场的天山弟子无不惊怕。石阶上的弟子纷纷抄起铁剑护身。尽管如此,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无一见那些弟子腿脚打颤,持剑不稳,嘲笑道:“原来天山派的弟子都是这类货色,遇敌不稳,尚不如我华山派的扫地小童。不如你们都投向我华山派,如何?”  “做你的白日梦!”那弟子将剑自左向右猛削无一的小腹,无一快步退后。铁剑做空,顺势向右,无一趁机又赶上几步,轻巧抱住那弟子的手背。无一手上又猛地用力向外一掰,铁剑掉落在地。无一手掌一变,又捏住那弟子的手腕,但见无一一拉一推,把那弟子的手腕折了个尽断。那弟子从无一手中飞了出去,躺在石阶上哀声漫天。  终于一个弟子站出来抢白道:“我看二位存心是来挑衅,我这就去通报掌门,还望二位别造那么多杀孽!”  无一道:“不错,我们今天就是来灭天山派的!既然是灭,那就不得不杀人!”那弟子没有答话,无一又道:“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若是我还见不到欧阳行,我就让他们统统死于无影掌下!”无一指着其余的弟子发狠,话语毫无怜悯之意。  突然一个身影闪到石阶上,救起那个受伤的弟子,很快又飞离石阶。这一来一去,众人都没有看清楚他的模样。无一、尤洌正寻思着究竟何人所为,突然从远处传来连续的大笑声。  无一忖思道:“那影子难道就是这发笑之人?”  尤洌心想道:“听这笑声,此人内力非浅,莫非天山尚有高人?”  众弟子回头看时,个个脸上开始放松。“掌门…掌门…”已然喊了出口。欧阳行对身后的师弟柔声道:“长平师弟,先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这“长平师弟”就是天山派的二师兄傲长平,为人敦厚老实,深受派内弟子的推崇。一直以来都被欧阳行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话虽如此,欧阳行只是心怀不满,却不曾想过加害于自己的师弟。 共 1828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宋先生成功治疗前列腺痛的经历
昆明癫痫的研究院
得了癫痫的患者日常饮食需注意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