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用误判讨好邹市明外国人阴谋控制中国职业拳

2019/06/15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用误判讨好邹市明?外国人阴谋控制中国职业拳击 _综合体育_新浪竞技风暴_新浪新浪体育讯 在12月16日上海梅塞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的“

用误判讨好邹市明?外国人阴谋控制中国职业拳击 _综合体育_新浪竞技风暴_新浪

新浪体育讯 在12月16日上海梅塞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的“拳力2”职业拳击赛上,中国拳手杨连慧、马一鸣等中国职业拳手展现出的精彩技艺和霸气,为2015年中国职业拳击将呈现“大爆炸”式的发展前景做了的注脚。特别是中国的奥运会邹市明明年3月7日将正式向其职业拳击生涯中个世界IBF次轻量级拳王挑战,以及云南众威拳击俱乐部着名拳手裘晓君也将获得向WBC轻量级拳王挑战资格,预示着职业拳击将成为中超足球和CBA联赛之后,2015年中国第3大受媒体和公众关注,影响的职业体育赛事,很是令人激动。

然而,在比赛前后,也看到了一种极不和谐,甚至令人厌恶的现象。因为一群长着外国面孔、肤色黝黑、戴着PBCC胸牌的泰国人、菲律宾人、韩国人,无论在赛事主办方—上海盛力世家体育经纪公司安排的上海浦东丽晟假日酒店的大厅、餐厅、上海梅塞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的赛前拳手称重仪式上,还是在比赛现场,都是牛哄哄,颐指气使,把几个同样戴着PBCC胸牌的中国裁判呼来唤去,俨然是中国职业拳击的“大佬”,表现出强烈地要主导甚至控制刚刚兴起中国职业拳击市场和命运的态势。

PBCC实际上是professional boxing commission of china的英文缩写,翻译成中文是中国职业拳击理事会,是一个与拳击毫不相干的上海人在香港注册,但实际上是由现WBO亚太区主席里昂等外国人实际操控的一个所谓中国职业拳击赛事认证机构。其成员除一个曾在WBO中国区机构工作过的女职员魏娜外,其他人员均是来自泰国和菲律宾的裁判。自今年2月末澳门威尼斯人“金光决战”中首次出现后,便堂而皇之地以中国职业拳击管理机构在今年8月上海盛力世家举办的“拳力”粉墨登场,借着上海盛力世家与美国大牌拳击推广公司TOP RANK的合作关系,屡屡扮演拳击“仲裁者”的角色,向推广公司索要拳赛认证费,指派裁判,控制比赛结果等等。

首先,目前世界四大拳击组织有各自的赛事认证审批规则。其中,按照WBO的规定,它与在中国推广WBO赛事的官方或社团等职业拳击组织或协会形成“上下级”法律关系时,该组织或协会必须具有“中国”头衔。由于中国拳击协会是国际拳联的会员,而国际拳联是国际奥委会承认的管理拳击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按照国际拳联的规定,其会员协会是不能与目前的世界职业拳击组织,如WBA、WBC、WBO和IBF等发生任何关系,否则将被开除。

因此,中国拳击协会只能举办国际拳联的赛事和创办的职业拳击赛,如世界职业拳击联赛(WSB)和国际拳联个人职业拳击赛(APB),其中这两个职业拳击赛的拳手将直接获得参加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实现职业拳手登上奥运殿堂的梦想。

鉴于这种情况,WBO于2006年与同样在香港注册的中国职业拳击组织(CPBO)形成合作关系,认可了CPBO代表WBO在中国推广职业拳击资格,并率先在世界四大拳击组织中设立了WBO中国区,其主席张涛也同时被任命为WBO副主席,显示出WBO对职业拳击在中国广泛发展前景。此后,WBC/WBC/IBF纷纷效仿WBO的做法,成立了各自组织的中国区。

应该说,WBO的做法在中国产生了积极影响和效果,先后举办了10多场WBO中国区的比赛,中央电视台还进行了转播。其中,2010年WBO通过中国区与天津市政府签定了“WBO天津国际拳击赛事中心”的10年协议,当时的天津市政府领导和WBO主席瓦尔卡塞尔等举行了历史性的会面并签署协议,希望将天津打造成中国的“拳击之都”,随后两年举办的WBO中国及亚太区争霸战比较红火,在国内产生了巨大影响。2011年末,由于国际拳联(奥运体系)的质疑等原因,天津赛事被叫停。

尽管如此,2013年2月邹市明在北京宣布将正式转为职业拳手并开始在澳门打比赛时,WBO还将美国的TOP RANK公司总裁阿鲁姆介绍给WBO中国区主席张涛,要求WBO中国区的CPBO负责认证WBO在澳门的比赛,双方合作一直很好,CPBO选派中国裁判执法并做一些赛事辅助工作。

直到今年2月,在澳门的所有比赛认证从CPBO变成了PBCC。据里昂向笔者介绍,其原因是张涛私下与帕奎奥联系在中国打比赛和在中国创办“帕奎奥拳击学校”,引起帕奎奥的推广人阿鲁姆强烈不满,认为此举损害了他的商业利益,因此坚决不让张涛和CPBO参与澳门的比赛,转而让PBCC来负责认证。曾向盛力世家CEO李胜求证过,他胜认为这种说法不靠谱,因为他从未从阿鲁姆嘴里说过这件事,另外阿鲁姆对中国CPBO或PBCC根本搞不清楚。

目前盛力世家已经与TOP RANK推广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按照逻辑分析,阿鲁姆对张涛如此不满意并让PBCC替代CPBO负责在澳门和内地比赛的认证工作,阿鲁姆是应该告诉李盛的,毕竟这个环节在职业拳击比赛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里昂对笔者陈述的理由就非常值得怀疑的。

里昂母亲是菲律宾人,父亲是夏威夷有萨摩亚血统的原着民。他是出生在夏威夷,拿美国护照的美国人,但长期居住在泰国并娶妻生子。年轻时他也在夏威夷打过一两场职业拳击,后来当过拳击配对师、经纪人,也曾在美国推广人唐·金和阿鲁姆旗下工作过,即阿鲁姆曾经是里昂的老板。期间,里昂与泰国和菲律宾的拳击推广人和经纪人混得很熟,谙熟职业拳击的一些“潜规则”。

1997年,刚创办不久的WBO主席瓦尔卡塞尔找到里昂,希望他组建WBO亚太区,推广WBO的比赛,与WBA和WBC竞争。从那时起,作为WBO亚太区主席,里昂干得“风生水起”,WBO在亚太的影响越来越大,赛事越来越多,对亚太区的推广人和经纪人具有的控制力。

然而,里昂始终对WBO创办中国区不满,认为是从其控制的亚太区切掉了一块“大蛋糕”,因此他始终想控制中国区但没有成功。这个机会终于从2013年美国TOP RANK推广公司与澳门威尼斯人大酒店以及与上海的盛力世家联合在澳门推广邹市明和帕奎奥的比赛后来了。

他利用手中握有的WBO亚太头衔,WBO泛东方头衔和WBO国际级拳王头衔作为“诱饵”,向阿鲁姆“献媚”,希望阿鲁姆多举办包括中国在内的WBO亚太区比赛。但所谓泛东方头衔和国际级头衔都是没有太大价值和影响力的,很多级别都是空缺,连官都没有,给谁不给谁都是里昂说了算。就像16日利昂在上海给邹市明颁发的WBO国际拳手奖,实际上什么都不是,说白了就是里昂“啐口吐沫的事”。

因为笔者多次参加WBO年会,每次年会评选年度拳手奖时,除了WBO和WBO各洲际外,还从没听说过什么“WBO国际拳手奖”,因为这个所谓WBO国际头衔,本身就是一个为大牌推广人安排旗下拳手终向世界和洲际拳王挑战前的一个所谓“具备资格”而设立的,也是为了讨好推广人,也没有排名,实际上就是一个噱头,是个虚名,卖条金腰带,收取认证费而已。包括2013年“菲律宾国宝”帕奎奥遭遇两连败后与里奥斯争夺WBO次中量级国际拳王金腰带,也是为其后与美国的“沙漠风暴”布拉德利进行二番战做舆论准备是一样的。

当然,为了打开中国市场,里昂与TOP RANK推广公司双方心照不宣,阿鲁姆为了打开中国市场自然不会反对,对里昂指派的PBCC裁判在比赛中出现的故意“偏袒”中国拳手的极“低劣做法”视而不见,照单全收,享受其果。

例如,11月23日邹市明在澳门与泰国拳手争夺WBO亚太次轻量级头衔第12回合比赛中,泰国拳手明显是因身体失去重心倒地,而并非击倒。却被当值的菲律宾裁判判为邹市明击倒对手而强制读秒,现场电视慢镜头回放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受到现场观众的嘘声。这种看似帮助邹市明的做法实际上对中国职业拳击形象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邹市明那场比赛优势已经非常明显,获胜没有问题,而这位裁判的做法实际上起到了相反的负面作用。

然而,这位裁判从心里和骨子里根本看不起邹市明。他曾在今年7月19日长沙举行的WBO重量级洲际拳王争霸战前的招待会上,当着多位中国的面嘲笑邹市明,说“邹市明的拳头根本击不倒人……”,可见其本人和PBCC的真实嘴脸。

一、通过曾在WBO中国区工作过的魏娜熟悉国内拳击俱乐部教练和拳手的机会,让其代表PBCC到全国许多地方游说,宣传推广PBCC,到处放风说WBO要取消中国区由PBCC来取代,以期达到PBCC控制中国职业拳击的目的。这些欺骗性谎言和活动国内许多教练和俱乐部都知道。同时,通过魏娜在国内招募罗曾在WBO中国区工作过的裁判,戴着PBCC胸牌在澳门和上海“拳力”比赛中做些辅助性裁判工作,而主要和重点场次比赛计分裁判工作,全部由那些黝黑面孔的菲律宾和泰国人来做。

虽然里昂从TOP RANK推广公司和上海盛力世家经纪公司拿到数目不菲的认证费和裁判劳务费等,但给中国裁判的劳务费相当苛刻。一场才50美元,有头衔比赛的100美元或150美元,按照场次论价。与职业拳击比赛通常的200美元至500美元相差很多。因此,一位中国裁判曾告诉笔者,称“中国裁判实际上是给里昂和PBCC打工的,完全听凭其调遣摆布,没有任何地位和尊严可言。”

按照WBO的规定,里昂是不能参与除认证WBO亚太区头衔比赛和赛事监督之外其他的工作,也不能参与任何与赛事推广等有经济利益相关的事情。然而,PBCC却为里昂欲控制中国职业拳击市场圈钱提供了一个“合法外衣”。

例如,在今年5月澳门威尼斯人举行的“黄金拳赛”上,魏娜代表PBCC向参赛的香港拳手、WBC洲际曹星如的经纪人索要认证费时就遭到了拒绝。由于心虚,魏娜灰溜溜地走了。

另外,中国着名推广人刘刚曾打告诉笔者,他们将于今年12月27日在海口举行一场中国职业拳击俱乐部联赛比赛,其中包括一场由向静参加的WBO亚太拳王争霸战。结果,里昂告诉刘刚,PBCC要来认证这次俱乐部联赛。对此,谙熟职业拳击市场游戏规则的刘刚非常气愤,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几乎全部由外国人操控的PBCC真实目的就是想控制中国的职业拳击市场,一旦阴谋得逞,中国的职业拳击赛事将被他们所控制,由他们说了算。

PBCC虽然名义上叫“中国职业拳击理事会”,但除了认证在中国的比赛和控制比赛裁判权外,至今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推动中国职业拳击运动发展的事。PBCC的法人虽然是一位中国人,但这位“神秘人物”从没有在国内拳击圈内和比赛中露过面,很是令人疑惑。

相反,声称是PBCC顾问的里昂却屡屡扮演“大佬”的角色,在赛前称重仪式等场合,公开为PBCC推销,但用的是英文,不是中文,也没有翻译,因此所有中国媒体都不知道PBCC是个什么东西。因为PBCC不需要中国媒体知道,说白了是心虚,害怕中国媒体知道后进行“刨根问底”的追问,终露出马脚。但只要美国的TOP RANK推广公司等认可接纳,其控制中国职业拳击市场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他们不敢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只能是“偷偷摸摸”的。

因为按照中国法律,一个由外国人操控,却打着“中国XXXX”旗号的组织和社团,肯定是有问题的。对此,他们心知肚明。其所做的事情,也是违反WBO自己的规则规定的。

其实,PBCC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利昂本人非常清楚。作为WBO副主席和亚太区主席,他对WBO的章程应该是非常了解的,如果是合法的,他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在今年10月末WBO第29届年会上,正式将PBCC介绍给与会代表和WBO主席、副主席和各位执委。

为了使PBCC在WBO章程认可的情况下“合法化”,里昂先是利用WBO中国区前主席张涛做了一些有悖WBO章程的事,引起WBO领导层不满的机会,通过女雇员魏娜在国内到处放风说,“WBO要取消中国区,将由PBCC取代,中国只设一个WBO亚太区首席代表。”这也是里昂在今年5月长沙WBO亚太重量级拳王争霸战发布会期间,对笔者所讲的,他说“WBO主席瓦尔卡塞尔已经同意了……”等等。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原WBO中国区副主席杨佰文、刘定伟和潘信功等几位元老都非常着急,认为张涛的一些做法虽然有问题,但WBO中国区成立8年来,的确在中国推广了许多场WBO洲际和WBO中国区的比赛,其中将WBO介绍给天津市政府,且双方于2010年在天津达成了创办“WBO世界职业拳击中心”的10年协议,开创了WBO与中国政府间合作的典范,成为中国职业拳击发展的一种可借鉴的新模式,也是WBO于2006年率先在世界四大拳击组织中设立中国区,重点推动职业拳击在中国发展的意义所在和成功案例。

因此,他们通过信函与WBO主席瓦尔卡塞尔和副主席杜根先生沟通交换意见,陈述WBO应该继续保留中国区的意义和理由。此举受到WBO高度重视,于今年6月初邀请他们到总部波多黎各面谈讨论,笔者也被邀请前往。

期间,包括WBO创始人萨拉斯、主席瓦尔卡塞尔、副主席杜根和利昂在内的高层进行了面对面的会谈。里昂在会上向与会者介绍PBCC情况时,说其法人认识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是好朋友,刘鹏承诺中国将开放职业拳击,意欲让PBCC取代WBO中国区。笔者在现场当面揭穿了他的谎言,因为国家体育总局根本没有这样的决定,刘鹏局长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承诺,里昂顿时面色尴尬,没有了下文。

会谈期间,WBO几位领导对杨佰文几位元老热心中国职业拳击事业,在中国宣传推广WBO赛事表示支持和肯定,希望他们在10月末WBO年会上,正式向WBO提出申请,作为WBO今后中国区代表,同时递交一份报告。另外,WBO主席瓦尔卡塞尔宴请中国客人时,明确表态,WBO中国区将保留。

为了让PBCC在WBO认可下的“合法化”,里昂知道得到中国区几位元老的支持有多重要。因此,在今年7月19日长沙WBO亚太重量级拳王争霸战前,利昂和担任WBO执委的新西兰人丹尼斯急切地要与杨佰文和笔者会面,商讨相互支持事宜。即里昂和丹尼斯在今年WBO年会上支持保留中国区,杨佰文、刘定伟和潘信功等几位中国区元老在会上支持PBCC取代CPBO成为中国区合法代表。

其实,杨佰文、刘定伟和潘信功等几位WBO中国区元老对利昂一直想控制中国职业拳击市场早有感觉和警惕,因此,早在2013年,这几位便在香港注册了中国职业拳击协会CPBA(china professional boxing assiociation),意在替代停止运转的CPBO继续在中国推广WBO的赛事,从2012年12月湖南株洲WBO亚太重量级拳王争霸战、2013年8月湖南衡阳WBO亚太重量级拳王争霸战到2014年7月湖南长沙WBO重量级拳王争霸战,CPBA都基本上都是原WBO中国区的人马参与,其中包括裁判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此,在今年8月WBO副主席杜根先生代表主席瓦尔卡塞尔给CPBA主席杨佰文的“关于WBO中国区备忘录”信函中,再次强调了WBO是一个非赢利性组织的章程,指出了前WBO中国区领导人的问题,同时也表示了保留WBO中国区的重要性,特别是提出“如果杨佰文等几位中国区元老愿意作为PBCC中国的代表(当时WBO并不了解PBCC的真实面孔),WBO应该是支持的。”实际上等于代表WBO认可了杨佰文等几位元老成立的CPBA的合法性,邀请他们提前两天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凯撒宫参加今年10月末的WBO年会,WBO领导将正式与他们会谈商讨是否保留中国区事宜。

10月26日年会开幕前一天,包括副主席杜根、WBO北美区主席里查德、下届WBO新主席和WBO法律顾问等多位领导与由7人组成的中国职业拳击代表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会谈,他们认真听取了杨佰文代表CPBA就未来中国区发展的工作报告和设想后给予了积极肯定。WBO也通知了利昂,但他以有赛事缠身没有参加这次会谈。

随后,杜根先生对杨佰文的发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称CPBA是此次年会向WBO申请作为WBO中国区认证机构的中国代表团,因此WBO视CPBA为将与WBO发生法律关系的中国合法代表和机构。

然而,就是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场合,PBCC代表根本没有出现,里昂也始终面色阴沉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连个PBCC都没敢提。很显然,他知道如果WBO领导层知道PBCC完全是一个由外国人操控,特别是里昂在幕后当“大佬”的所谓中国职业拳击理事会真面目后,其结果将会怎样,其合法性显然有问题。

当杜根先生现场征求里昂关于是否保留WBO中国区意见时,他的答案是否定的,认为没有必要,其理由是WBO亚太区已经与美国TOP RANK推广公司、澳门威尼斯人大酒店和中国的上海盛力世家经纪公司找到了一个在中国开展职业拳击的商业盈利模式,与重庆市政府也有合作意向。这与他7月19日在长沙WBO亚太重量级拳王争霸战向杨佰文先生等承诺的相互支持态度截然相反。作为一个WBO亚太区主席,里昂言而无信,出尔反尔,足见其真面目。

没想到,WBO主席瓦尔卡塞尔随后在年度工作报告中特别指出,“当初WBO决定设立中国区被证明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它应该作为WBO的一个宝贵遗产而保留下去。”显然是对里昂用PBCC取代中国区企图的一个有力回击。

在WBO年会闭幕晚会前,WBO创始人萨拉斯和副主席杜根先生代表WBO与中国职业拳击代表团进行了一次会谈,称这次年会虽然还没有确定WBO中国地位,但已经非常非常接近了与CPBA形成法律关系。因为WBO在年会上撤销了张涛WBO中国区主席职务,断绝与CPBO的法律关系的同时,实际上已经启动了WBO中国区新的法律程序,因此还需要一点时间,WBO深知中国在世界的巨大影响力和庞大的职业拳击市场,他们让中国代表团再有些耐心。

当然,中国代表团也对里昂在讲话中提及“取消WBO中国区的理由,即WBO亚太区已经与美国TOP RANK推广公司在上海和重庆有一个好的运营模式”说法提出了质疑。

因为这种所谓的模式是,TOP RANK通过中国的盛力世家的体育经纪公司签约了中国的奥运会邹市明到澳门威尼斯人比赛,即利用邹市明在中国的影响力,吸引中国的媒体和旅游者到威尼斯人进行旅游和博彩消费,扩大威尼斯人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力。从去年开始至今,威尼斯人与TOP RANK老板阿鲁姆联手在澳门举办了6场比赛。

虽然这种方式的确提高了职业拳击在中国的影响力和媒体的关注度,其意义是积极的。但这种所谓的经营模式取代WBO中国区,显然是不符合WBO的宗旨,也不符合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因为许多国外推广人都知道,里昂在担任WBO亚太区主席前曾为TOP RANK工作过,特别是里昂目前又是PBCC幕后“大佬”。因此,这种所谓的合作模式会给媒体和推广人留下“TOP RANK”通过WBO亚太区对中国职业拳击市场进行垄断、控制和关闭其他推广人进入中国职业拳击市场的印象,因为推广人之间是一种激烈竞争的关系。

中国职业拳击市场太大了,决非一、两个推广人和经纪公司所能控制和垄断的,因此这种模式不可取。目前,包括美国旗帜推广公司和王朝推广公司在内的不少推广人都纷纷向CPBA表示,希望CPBA能够为他们的拳手创造在中国比赛的机会,并将中国拳手带到美国和其他国家进行比赛。

中国前邓小平在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谈及中国香港问题时曾有一句名言,“中国的事情还是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办。”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来表明中国的立场。

同样,中国的职业拳击市场也应该由熟悉并尊重世界职业拳击组织章程,懂得和了解中国国情、中国拳击现状、职业拳击产业链运作模式,并在中国拳击界和媒体中享有较高声望、有影响力、有良好公众形象的成功人士组成的团体,来吸引和吸纳更多的中国拳击推广人、经纪人、教练、拳手、俱乐部等,在WBC和WBO搭建的中国职业拳击舞台上展示和提高。

中国的职业拳击刚刚起步,需要有像WBO和WBC这样有影响的世界职业拳击组织指导和帮助,使其健康良性发展,进而加快中国职业拳击发展速度,像WBO中国区的设立等。

但中国不需要打着帮助中国拳手取得好成绩,但骨子里却想达到控制中国职业拳击市场赚钱目的的外国人,如PBCC。因此,打着“中国旗号”的PBCC必须滚出中国职业拳击市场;中国的媒体必须对其口诛笔伐,揭露其假面具;中国的拳击经纪人、推广人必须抵制由PBCC认证的比赛。

汗管瘤诊断
黑棘皮病诊断
南宁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