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蓝色梧桐 正文 第十四章 离开

2019/10/13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蓝色梧桐 正文 第十四章 离开韩老爷子轻咳了一声说道“当初的情形确实是如此,我们也是没办法,只能是按照官府的要求来办。”“是吗?你们还

蓝色梧桐 正文 第十四章 离开

韩老爷子轻咳了一声说道“当初的情形确实是如此,我们也是没办法,只能是按照官府的要求来办。”“是吗?你们还真是挺配合官府的!”齐佩云很是嘲讽的说到“那还有一个问题,既然你们说要连同孙大牙,配合官府铲除钱峰,那么为什么不提前几天行动,非要等到约定后的第三天晚上呢?”韩老爷子顿了顿说道“这------这里面有些差错,官府那边的带队长官临时要求我们,给他们准备五万现大洋,说是作为出兵的劳务费,为了筹集这五万大洋这才又耽搁了一天。”“恐怕不会如此简单吧,难道官府那边就没有什么承诺,或者是答应你们的什么条件,我不认为您老人家会做这种亏本的买卖。”“那是自然,我韩家这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可不是靠发善心获得的,凡事自然要讲究个平衡,当初之所以答应官府的条件,那是因为官府那边也答应了我们韩家的要求,那就是在铲除钱峰之后取代马家,成为当地的海外经销商,如此一来,我们韩家付出一些也是值得的。”“哈,哈,哈,值得的?”齐佩云闻言不禁大笑起来说道“您所说的值得,就是宁可牺牲我一个人,也来换取你们韩家的千秋基业吧!这买卖还真是划算呀!”

韩老爷子见到齐佩云对待自己的态度,相比之前很是不恭敬了,于是愤怒的说道“齐佩云,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怎么敢这样和我说话?当初要不是看在天翔那孩子还小,缺少母亲的关爱,要依了我早就不管你了,哪还用得着费尽周折,劳民伤财的营救你。况且,谁不知道,一个女人一旦落入那些土匪手中,有哪个能清清白白的回来,我想我们韩家已经做的够好了,起码还想办法把你救出来了,而且没有计较你在山寨里发生的事,我觉得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齐佩云很是嘲讽的说到“那我还真要感谢你们韩家了,感谢你们没有抛弃我,让我差点就成为人家的压寨夫人!”“佩云,你不能这样和咱爸说话,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呀!”一旁的韩远山见状连忙说道“这些年来,我从没有和你提过当年的事情,就是怕你误会,可是你不该瞒着我这么多年而不说出来,弄得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让我怎么办?”齐佩云转过头看向韩远山冷冷的说道“我隐瞒什么了?谁知道当时怀的孩子是谁的,你走之前我们也同房好几次,你让我如何知道这孩子的身份?”韩远山一怔,想想也是,别说是那时候,就是现在也没办法确定,一个未出生的孩子,在母亲的肚子里,是无法确定他的血缘的。

坐在上首位的老爷子这时又开口了“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和来龙去脉,大家也都明白了吧,既然已经知道了,天琪这孩子不是我们韩家的,那么接下来就谈谈以后的事情吧!我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离婚吧!我们韩家绝不允许这种有辱家风的事情出现,不管这件事过去了多久,可事实终究是事实。鉴于你在韩家这些年也算是恪守妇道,我才没有追究远山私自拿钱给天琪治伤,我想我们韩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按现在的说法,你属于过错方,那就对不起了,你面前有离婚协议书,签了它,然后净身出户吧!至于天琪这孩子,你们自己决定吧!”说完老爷子便站起身离开了。

齐佩云拿起面前的离婚协议书,粗略的看了看,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在末尾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转头看向韩天琪。此时的韩天琪已经从大人们的对话中,知道了当年的事,也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是一个土匪,一时间他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事实终究是无法改变的,当齐佩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知道母亲在等他的表态。这时,韩远山忽然开口说道“天琪,我知道你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愿意你还是可以留在韩家的,其实我一直都很看好你,你身上有股子我当年的劲,这一点是你大哥所不具备的,我们韩家需要的是果敢决绝之人,而不是像你大哥那样优柔寡断的,我希望你可以慎重的考虑一下。”韩天琪笑了笑说道“不知我现在该怎么称呼您,既然我还没有出这个门,那还是叫你一声父亲吧!毕竟是您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还是很感激您的,至于您的提议,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可能。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我还是分得清的,既然我们已经没有了血缘关系,我不认为你的建议是出自真心的,您只不过是把我当做一个工具罢了,一个可以给韩家未来创造价值的工具,感谢你对我的认可,不过很遗憾,我决定了,和母亲离开这里。”

听了韩天琪的话,韩远山很是吃惊,想不到这孩子竟然有如此的心机,竟然把自己的打算看的如此通透。不错,他的确是打算让韩天琪溜下来,只不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将来为韩家出力,甚至是在关键时刻,充当韩家的替罪羊。商场如战场,或明或暗的对手无处不在,如果把韩天琪培养出来,冲到商战的前沿,那他就可以在幕后操纵,坐收渔翁之利。一旦有什么不利于韩家的事发生了,那就把他推到前面当炮灰了。说白了,这也算是对韩天琪生父的一种报复。男人嘛,谁想自己被无缘无故的戴了绿帽子,既然找不到当事人,那就拿你的孩子下手。算盘打的是不错,只可惜他还是不太了解韩天琪,韩天琪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就已经打定主意和母亲一同离开韩家了,不管韩家会提出多么诱人的条件,那都是一个个坑,跳进去就会万劫不复。

齐佩云很是满意的看了看儿子,也不多说话了,径直走出了大屋。她还有一些私人的物品在后宅,那些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她要带走。韩天琪也是走出屋,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随身物品。大屋内只剩下韩远山和韩天翔父子俩,韩远山很是惋惜的叹口气,表情很是复杂的看了一眼韩天翔转身离开了。韩天翔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他虽说不像他的弟弟那样冰雪聪明,但是他也从父亲对待韩天琪的态度上看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很失望,恐怕今后自己在韩家的地位还很难说呀!面对如此庞大的家业,若说不动心那是自欺欺人,谁都知道拥有很多钱意味着什么,看来自己还需要努力,争取能够改变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印象。

半个钟头过后,齐佩云和韩天琪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各自拉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向韩家大宅门口走去。就在齐佩云马上踏出大门的时候,身后传来韩远山的声音“佩云,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呀!如果你在外面有什么困难,记得告诉我,我一定会尽可能去帮助你的。”齐佩云没有回答,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韩天琪紧跟在母亲身后,拉着旅行箱,走到门口时忽然大声说道“出了这个门,我就不姓韩了,今后也没有叫韩天琪的这个人了,我决定改名字了,随母亲的姓,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我,就叫我齐少凌吧!”

离开韩家的这一年,齐少凌16岁。

齐少凌随母亲离开韩家后,赶往火车站,按齐佩云所说,她们将离开这座城市,去到几百里地之外的地方,投奔齐佩云的哥哥那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哥哥的消息了,齐佩云也不知道哥哥是否还在那座城市,不过眼下她们也没有别的去处,只能是去那里了。出租车行驶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齐佩云问道“儿子,你离开了韩家后悔吗?”“这有什么后悔的,再说了,那也不再是我的家了,今后我就和妈妈在一起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那你还读书吗?这一走恐怕就要耽误你的学习了!”“嗨!我的老妈,你也知道

,我压根儿就不是读书的料,一看见书我就犯困,正好现在离开这里了,我也就不用再读书了,你就别再逼我了!”“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妈也就不勉强你了,不过等到了你舅舅那,我还是希望你能出去学点什么,要不然你以后可怎么生活呀?毕竟妈妈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自己的路还是要由你自己来走,别人是帮不上忙的。”“我知道了妈,你放心我会用心考虑的,我也不小了,知道该怎么做。”

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了火车站,母子俩下了车直奔售票大厅走去。由于是临近冬天了,北方有不少的工地陆续停工了,大批返乡的农民工正陆陆续续往老家赶。火车站外面人来人往很是拥挤,齐佩云拉着旅行箱走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齐佩云说道“妈,这里人太多了,你在一边等着就行了,我一个人去买票就可以了”“那行,给你地址,你去吧!我就在那边的广告牌下等你。”齐少凌接过写有地址的卡片,又拿了些钱,快步朝着售票大厅走去。

东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洛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襄樊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东营治疗癫痫病方法
洛阳治疗龟头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