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三零二心理咨询室

2019/06/25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白松?!照片上那个男人?旗袍鬼的丈夫?它的脸上全是伤口,让人无法从容貌来辨别它的身份,可我记得清清楚楚,井口的对话里,二少爷是被气死的,怎么

白松?!照片上那个男人?旗袍鬼的丈夫?它的脸上全是伤口,让人无法从容貌来辨别它的身份,可我记得清清楚楚,井口的对话里,二少爷是被气死的,怎么又会被人砍了头?人头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开口解释道:“我的确是白松,但是,那条舌头却是闻子羽的。”只觉得快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绕昏了脑袋,旗袍鬼口口声声要找的羽哥哥的舌头在它丈夫的嘴里?这又是什么套路?同性恋还是三角恋?头一阵晕眩,我赶紧抬手扶住额头坐下来,近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感觉脑容量完全的不够用,等回去了一定要请假回家一趟,让外婆煮点好的补补脑子才行。“你能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吗,我都被你们的关系给绕昏了,还有我怎么会在井里,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人头慢悠悠的飞到窗前,拿后脑勺对着我,它仰头望着银盘似的月亮说:“你是被雪翎带回来的,但似乎她很怕你身上的某样东西,所以把你扔进了井里让准备你自生自灭。““闻子羽是雪翎的师兄,原本他俩已经私定了终生,可中间发生了些事儿,所以雪翎嫁给了我。原本婚后我们还是很幸福的,可惜被人给破坏了,还害得雪翎对我起了误会。““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拿出咒物,这样我才能开口说话,雪翎被人骗了,她一直以为是我害了她师兄,我一直被禁锢在井里出不来,没办法跟她解释。原本这事儿也不着急,我本以为慢慢积蓄力量,总有一天可以有机会给她解释清楚,可她近不知道从哪儿认识了那个男人,怨气越来越重,我怕她会回不了头,又碰巧遇见了你,所以就想让你帮我这个忙。”它说话的语速不急不缓,显得十分有教养,我在心里默默地把它幻想成照片里的样子,风度翩翩负手而立,以此来减轻心里的压力。“那现在还需要我做什么吗?”嘴里这样问着,心里其实巴不得它告诉我没了,剩下的它自己就能解决,可惜天不遂人愿,人头转过头来语气无比诚恳的请求到:“我希望你能帮我劝劝她,毕竟我是当事人她不一定会信我的话,有个人帮忙调节一下总是好的,而且你也可以帮我证明咒物的事,请你务必要帮我这个忙。”帮忙!帮倒忙吧,旗袍鬼简直是恨我恨得不得了,我要是还帮着它丈夫说几句,这不是火上浇油还能是什么,于是我摆摆手:“那个,白松先生,我恐怕帮不了你了,你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不怎么了解。你现在能说话了慢慢跟她解释就好,我还是先走了吧,我朋友还等我呢。”说着,脚就开始往门的方向跨,没想到人头忽的飘到门前挡住了我的去路:“请你帮帮我,而且,我没办法让你离开,因为这里有结界我的能力并不能够将它解开。”也就是说这个忙不帮也得帮了,思索再三,还是无奈的点点头:“我只负责解释咒物,其它的你自己解决,而且你要答应我,不论结果怎样,你要想办法帮助我离开。”“好!”人头答应的爽快,我静静的看着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强买强卖!我们走在庭院的小路上,茂密的杂草丛中蟋蟀一个比一个叫得响亮,残垣断壁中,偶尔还会有身手灵活的小动物一晃而过,带起悉悉索索一阵响动。原本我是想拿上烛火用来照明的,可谁知道它告诉我不需要,然后就绕着我转了一圈,于是身体就被一圈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鬼火给团团围住。不得不说,的确亮啊,可亮的吓死人啊!走到哪儿哪儿就绿油油一片,连皮肤也给照成了青白色,我心想,要是这时候有个不长眼的人跑进来,一看我这全身绿光披头散发的,不吓死才怪!肯定还以为我才是这荒院里的游魂厉鬼。人头在前面不远不近的带着路,我郁闷的脸都皱到了一起,哪知道一团鬼火却不长眼的晃到眼前挡住了视线,脚下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个嘴啃泥。我气得心里直冒火,抓起一把野草就朝旁边掷去,等到撒了气爬起来一看,人头呢?刚刚还在不远处的人头,结果现在却不见了。而原本密集的鬼火一团接一团慢慢熄灭了,我赶紧往前跑想找到它。可是院子很大,沿着小路七拐八拐的竟找不到来时的地方,圆形的花园入口一个接着一个,枯木荒院全都一个样,我慌了神,更加找不到方向。(作者话:晚上会补上剩下的一千五百字!打滚卖萌求收藏求推荐!)

黑河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衢州哪家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镇江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标签

上一页:嫡女归来惹不得2

下一页:江铃叶廷君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