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怒剑龙吟 第二卷 天行健,自强不息 第七百一十九章 比试开始

2020/02/15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怒剑龙吟 第二卷 天行健,自强不息 第七百一十九章 比试开始似乎早就料到了风韧的惊讶,对方一脸平静地淡淡回道:“当然,湮世阁天究星与夜

怒剑龙吟 第二卷 天行健,自强不息 第七百一十九章 比试开始

似乎早就料到了风韧的惊讶,对方一脸平静地淡淡回道:“当然,湮世阁天究星与夜魇剑魔之名我可是听过好几次,不曾想到今日在这里相见。”

“你究竟是何人?”风韧心中不由一紧,在这种地方随口能够道出自己的身份,这个人的来历不一般。

甚至,他眼中已是有一丝杀气掠过。

“别紧张,我可不想和你动手。也许招数和经验上我与你差不多,可是兵刃自身的质地以及那股不要命的狠劲显然你胜一筹。也需担心,我还没有聊到把你的事情泄露出去,尽管放心。”

说罢,那人可能是想要令风韧加放心,袖中滑出一物落在掌心在他眼前一晃。也不管对方究竟是何反应,他随即转身便走。

那一刻,风韧是愣在了原地,不过心里倒也微微安心。

湮世阁的天罡令牌?也就是说,这个人是……

只可惜那人动作太,而且风韧也记不清每一个天罡星的标识图案,但是至少可以确认他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可是,也恐怕算不上自己人。

姜渊手下排位的天罡星他基本都见过了,却没有此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是律属另外两位湮世阁副阁主其中一位的属下。

没想到,也有和我一样闲不住想来凑凑热闹的。

风韧低头一笑,回头之刻,已是看到霍晓璇的脸近在咫尺。

“你走那么做什么?嗯?这个是……你就把这柄刀抢过来了?”

闻言,风韧回道:“本身是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能够整过来得,结果那人直接给我了。不过这样也好,省了不少事情,就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走吧,这场盛典到会之人比我们所了解得多很多,恐怕到时候会有意思。”

霍晓璇一脸莫名地跟在他身后,倒是没有再去参与其他的摊位博弈,似乎对于之前有人因此丧身多少有些感到恐惧。

一天的喧闹很就到了晚上,而对于楼的盛典而言,天的夜里才是真正重头戏开始的时间。

入夜时分,灯火通明,冰焰谷的上空几乎被各色光焰映如白昼。

在众人期盼之中,十六只圆形擂台缓缓升空,每一个都仅仅只是一匹纤薄锦帛,几乎薄如蝉翼,好像稍微使点力气都能够直接用手指戳破。

轮的比试比较特殊,因为人数实在太多,要是动用内劲的话各种高等武学乱轰,冰焰谷多半要沦为一片废墟,于是便有了这些擂台。所有参赛者依旧要服下那枚能够抑制住内劲半刻钟的丹药,只凭借着低微的劲气进行单纯的招数比试。

而这层锦帛的作用不仅仅是充当擂台的,若是谁法在内劲的情况上在上面活动自如或者直接将脚下的锦帛踏破,则直接出局。站不稳倒下的,同样出局。

听了楼的一位长老介绍之后,风韧瞥了眼霍晓璇道:“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这样的擂台,恐怕是承受不了你的那柄巨剑重量。”

霍晓璇哼道:“那就不用它,直接靠手脚上的招数,我相信能够赢我的人也不多。”

“那你小心吧,若是一不留神脚下用劲过度了,依旧要掉下去的。”风韧轻轻笑道,同时也是望见远处的梅绍注意到了自己这边,使了一个眼色。

对于那十六个擂台,有一半已经是各有一位楼的弟子悬浮在半空一旁,他们是选定了参加的。而且,比试是车轮战,赢的一位直接接受下一位的挑战,不过多只能对战三人,然后可以下去服用楼提供的丹药进行恢复。

当然,若是胜出者不想休息要直接进行下一轮,也没有问题。

至于楼的弟子,可以直接与那一个擂台的后获胜者进行比试。除此之外,还有四位楼的弟子是需比试,直接晋级下一轮的。

这毕竟是楼的地盘,他们有自然资格搞些特殊。

而究竟参加之人具体是使用哪一个擂台,由楼使用一只地阶灵宝层次的圆盘进行整体塞选。不过依旧存在例外……其余来自于那中域八大势力的弟子

,可以自己选择擂台,但是每个宗派只有一人允许。

很,血海盟、神兵阁、皇宇宗和天机谷的弟子都出现了,各自选了一处没有楼弟子的擂台立在一旁空中。至于湮世阁、墓牢以及冥狱的弟子,似乎因为不好直接在人多之处张扬现身的缘故,并没有主动站出来的。

究竟有几人到场,就不得而知了。

其中,天机谷便是之前对风韧出言轻蔑的公羊异,其余的倒是没见过。

血海盟是一个身着青纱罗裙的女子,年龄似乎不超过二十五岁,还算有些姿色,一对洁白的手背都带有刺青,是鲜艳欲滴的牡丹花瓣,而且似乎尾端还连着枝叶一直顺着手臂蔓延。

神兵阁来的是一个冷面青年,背负双剑,垂手而立站在那里便有一股凛冽寒意悄然弥漫,其中左手是被绷带紧紧缠住了整个拳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面有伤。

皇宇宗的弟子为特殊,脸上被半幅面具遮住了部分容颜,倒是与姜渊的那只面具有些相似。而在他右臂上一道亮银色锁链紧紧缠住,一直绕着环到胸口,而左袖竟然是空荡荡的,赫然只有一条手臂。

但即使如此,依旧没有人去小觑此人。能够被明五宗派出来参加冰焰谷盛典的弟子,自然非同小可。

至少,这些每一个人的气息波动都是允许参加的层次极限,域级八重。

因为,冰焰池的效果有限,对于域级九重开始就功效大减,所以为了不太浪,也为了能够自己的弟子多些胜算,楼才定下了如此规矩。

毕竟,能够拥有域级九重弟子可是很不简单的。

而当楼的那只决定众人命运的圆盘浮在半空中开始旋转之刻,冰焰谷场中数千人的心都是悬着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一些相对实力弱很多的宗派,自然没有可能与楼、血海盟、皇宇宗、神兵阁、天机谷这明五宗的嫡系弟子对抗,值得祈祷着至少轮别撞上他们。

至少,领了轮胜出的奖励也不错。

数光斑从转动的古铜色圆盘中洒下,好似大片流星雨陨落,当碰到人身上时立刻转化成了一个数字印在他们衣袍的左侧胸襟上,那便是出战擂台对应的号码。

风韧低头一看,自己的是十五号,而霍晓璇与沈月寒的分别是十三号和十六号。

“运气真好,我们竟然不是在一起的。小风韧,约定好哦,要一起晋级下一轮。”霍晓璇很是兴奋地挥了挥小拳头。

相比她的大大咧咧,沈月寒显然平静很多,只是意味深长地朝着风韧微微一笑,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显然,是梅绍确实做了些手脚,毕竟操控那个圆盘的是他。

很,真正唏嘘哀叹声响起,拥有着前面十二个号码的被选中者大部分都是摇了摇头,自知晋级望。

事实也确实如此,十六个擂台的比试同时开始。相较后面四个的激战不断,前面十二个擂台鲜有人去,即使胜出了也要面对明五宗的弟子,不少人直接放弃。

战斗进行了一个时辰后,逐渐平息很多,虽然擂台上法施展大部分内劲,但是由于脚下锦帛实在太薄,踏破的人倒是没有,不过很多交手没几招就站不稳倒下,直接被判出局。

眼见也差不多了,风韧分别望了霍晓璇与沈月寒一眼,轻声说道:“我去试试吧。”

“加油。不过,别也站不稳摔倒了,那样可就输的太难看了。”霍晓璇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嬉笑。

风韧微微俯身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开什么玩笑,你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吗?”

说罢,他纵身一翻,赫然是跃到了十五号擂台的锦帛上,同时接过一位楼长老递过来的丹药服下。

很,体内传了一阵很是轻微的虚弱感,经脉间劲气的流转显然停滞九成,勉强能用而已。

双脚踩在纤薄的锦帛上,轻轻的摇晃中确实好像有些难以站稳,不过风韧却是岿然不动。

他的对手是一位穿着有些暴露的女子,手中各自握着一柄刃上布满锯齿的匕首。刚才,可是连续已有两人吃亏,被那匕首割破了裤子,溅出鲜血……而且,位置都是贴近大腿内侧的。

似乎,这个女人对于男人也有种莫名的特殊仇恨。

“又来一个吗?也罢,把你打败后正好去休息会儿。喂,我劝你还是早些认输算了,刚才那两人的下场应该看到了吧?”那女人狞笑一声,抬起了左手的匕首,刀刃上还沾染这一丝猩红。

不远处,两个男人捂着自己双腿之间脸色苍白。

对此,风韧只是淡淡一笑:“一般情况下我不愿意对女人出手的。你好自己下去,虽然说我等会儿下手会留情的,不过被我扔下去的话,多少会有些不好看。”

“你还是好祈祷下自己能够完好损的下去再说吧。”

那女人冷哼一声,一记翻身后跃,落在了锦帛的边缘处,身躯随着晃动的锦帛微微上下起伏。

“可以开始了吗?”风韧瞥了眼一旁的楼长老。

对方点头道:“随时都行,只是你真的决定空手吗?”

风韧笑道:“空手足够了,想必轮中,还没有能够让我出剑之人。”

“狂妄!”

听到了这句话的女人一纵身形窜出,身轻如燕,纤瘦的躯体在半空中一翻,两柄匕首如一对獠牙般击落。

见状,风韧只是后退半步,身躯一倾很是随意避开了那一击,同时右手食指一,正中在了女人左手的匕首刀刃侧面。

叮!

匕首脱手飞出,女人的反应也不慢,单脚垂下在锦帛上轻轻一点,身子再度腾起,充分展现了柔韧性的躯体如水蛇般一扭,已是绕到了风韧身后,对着他后腰恶狠狠一刀刺下。

来自,时间看正版内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