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只自命不凡的蚂蚁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1.山脚下有一小片沙地,沙地的边缘矗立着一座城堡式的蚁巢。这座蚁巢的规模不是很大,里面挨挨挤挤住着一大群红蚂蚁——这好像是废话,蚁巢里不住蚂

1.山脚下有一小片沙地,沙地的边缘矗立着一座城堡式的蚁巢。这座蚁巢的规模不是很大,里面挨挨挤挤住着一大群红蚂蚁——这好像是废话,蚁巢里不住蚂蚁难道还能住着鸭子吗?我要说的是里面有一只与众不同的蚂蚁:这家伙身材特别矮小,与同类相比,简直就是一只跑进骆驼群里的羊。  其实这根本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林子大了啥鸟没有?不过我要是告诉你这只蚂蚁长了八条腿——八条腿的蚂蚁,你说是不是很稀奇?更可笑的是这家伙行军的时候总是循规蹈矩地迈着正步,“一二、一二……”昂首阔步、目不斜视,就如同一名通过观礼台的士兵。  你要是见了,我不信你不笑破肚皮。  本来这只小个头蚂蚁跟众多的蚂蚁一样,每天随同浩浩荡荡的蚂蚁大军,步调一致地重复筑造、采掘、搬运等等诸如此类蚂蚁们该做的事情。不过,这只蚂蚁有些特立独行:总是远远落在队伍后边,一会儿扑蝴蝶一会儿逐蜜蜂,一个人自得其乐,根本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  蚂蚁们本来工作就很繁忙,还得分神照顾它,自然满腹怨气。它们纷纷向蚁后施加压力,要求严加惩治,把它逐出家门。蚁后却十分宠爱这个小不点,非但没有责罚,还破例在育儿室里给它安排了一份工作,负责照料刚刚钻出蛋壳的蚂蚁。  蚁巢里没有风吹雨打,没有随时可能降临的危险,对于一只蚂蚁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恩典!然而,它却生在福中不知福,根本体会不到蚁后的良苦用心。在它看来,这份新工作说白了就是一个保姆的角色——单调、乏味。尤其到了晚上,蚂蚁们总是喜欢聚在一起,眉飞色舞地谈论原野、河流、战争以及有趣的爱情,竟然没有一只顾及到它的感受。  无疑,这更加剧了它对五彩世界的向往。  一天夜里,月光从屋顶的通风口倾泻下来,淡淡的像流水一样浸润着。这只小蚂蚁躺在一张菟丝子编织的吊床上,睁着一双鼓溜溜的眼睛,竟然没有一点睡意。终于,它再也按捺不住了,鬼使神差地跳下床,蹑手蹑脚地穿过狭长的巷道,机敏地躲过巡夜的哨兵,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出来。  它钻进一片密林,爬上一座乱石嵯峨的山岗——它敢肯定从来没有一只蚂蚁涉足过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场所,是它曾经追踪一只蓝色的蝴蝶时偶然发现的。  那是一个刚刚经历了雨水洗礼的早晨,天空瓦蓝瓦蓝的,花红得像火,草绿得像流动的颜料,原野呈现出远古的葳蕤和苍茫。一只蓝色的蝴蝶贴着草尖翩翩飞过,那婀娜的舞姿,简直就是一个小天使!  小蚂蚁迈着士兵操典的步伐紧追不舍。蓝蝴蝶终于停歇下来,在一块石头上用纤纤手指很专注地整理妆容。那俊俏的脸蛋、窈窕的身材让小蚂蚁仰慕不已。尽管小蚂蚁很小心地一步步靠近,蓝蝴蝶还是很快发现了这只试图接近自己的蚂蚁,仅凭感觉就很自信看透了它的心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完,蝴蝶轻轻扇动了几下翅膀,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飞走了。  有个很奇妙的现象,因为有了次,总能找到理由让第二次变得顺理成章。每到夜深人静清幽的月光洒进蚁巢的那一刻,小蚂蚁的一对触角就会不安地跳动,让它本来就很脆弱的意志倍受煎熬。  “这是一次!”从蚁巢溜出去的时候,小蚂蚁郑重其事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过,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2.小蚂蚁又一次攀上密林深处的那座山岗。深幽的夜空中挂着一轮金色的满月,月亮周围缀满了亮晶晶的小星星,星星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似乎在倾听它的心声。微风吹过,风中携带着野花野草以及泥土的芬芳,小蚂蚁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月儿沿着穹顶渐行渐远,东方现出了朦胧的白色,间或有一两只早起的鸟儿,从它的视线里一掠而过。  然而,它期待的那只蓝色的蝴蝶,却始终没有出现。  “天就要亮了!”小蚂蚁喃喃自语着,情绪也随之低落到了冰点。  身后响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蚂蚁被吓了一跳,神经质似的转过身来——一只蟑螂正从石头底下钻出来。它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己实在是太专注于无边的遐想了,浑然不知身边还藏匿着一只蟑螂!  这是一只上了年纪的蟑螂,头上戴着一顶宽边牛仔帽,左眼扣着圆形的黑色眼罩,手里还拄着一根绿莹莹的拐杖,样子特别像传说中的海盗。  凭直觉,这只蟑螂肯定不是好人。尽管一只蟑螂不会构成威胁,不过小蚂蚁还是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因为它知道应该与陌生人保持距离。  “请不要紧张。”蟑螂说话慢声细气,而且还伪装出一副很友善的样子,“我是一只再善良不过的蟑螂,每天吃斋念佛,好事做得数都数不过来,不信你可以去打听。”  “真的不好意思!”小蚂蚁匆匆看了下天,脸上露出很急迫的神色,“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请稍等一下,”蟑螂脱下帽子,很绅士地鞠了一个躬,彬彬有礼地说,“我是一只有时间观念的蟑螂,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  “您,有什么事吗?”小蚂蚁诧异地问。  “谁说不是呢?”蟑螂说,“我有几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想您会感兴趣的。”  蟑螂怎么会说出小蚂蚁感兴趣的话呢?出于礼貌,蚂蚁还是停下了脚步。  “其实——”蟑螂眼睛盯着蚂蚁,故作神秘地说,“我已经注意你很长时间了。”  小蚂蚁不由得涨红了脸。它记不清经历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枕着手臂仰卧在大石上,面对或圆或缺、或明或暗的月亮,敞开心扉抒发自己的情怀。理想、人生、事业、爱情……毫无保留。站在蟑螂面前,它感觉自己就如同一个一览无余的玻璃人。它不知道这只工于心计的蟑螂,会说出什么让它难堪的话来?  蟑螂拄着拐杖,围着蚂蚁转圈,把它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嘴里还啧啧有声,丑陋的脸上满是怪异的表情。  小蚂蚁一头雾水,不知道蟑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蟑螂终于停下来,说每个天生异相的人都是上天派来做大事的,比如三国时期的刘备,因为双手过膝、大耳垂肩终成就了三分天下的伟业。  “瞧,你有多么气宇不凡呢!”蟑螂口是心非地说,“任何一只蚂蚁都不能跟你相提并论,至于你的那些兄弟姐妹,给你提鞋都不配!”  想起自己经常遭受同伴的嘲弄甚至人身攻击,小蚂蚁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蟑螂的话正好说到了它的心坎上,顿时有了遇到知音的那种舒畅感。  蟑螂察言观色,知道自己刚才说得话起了效果,于是加大力度,继续不着边际地奉承。  “我敢断言,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的蚂蚁,成为一个贵族甚至国王。”蟑螂越说越离谱,竟然单膝跪地给蚂蚁行了一个君臣大礼,“亲爱的国王陛下,请您想象一下吧,那是怎样惬意的生活!”  小蚂蚁赶紧把蟑螂扶起来。  受到如此礼遇,小蚂蚁简直有些不知所以了,不过它的头脑还多少保持着一点理智。  “就不要这么高抬我了吧?”小蚂蚁将信将疑地说。  “这怎么是戴高帽呢?”蟑螂一本正经地说,“我是一只严谨的蟑螂,从来不屑于做奉承之类卑俗的事情,这是我做蟑螂的底线。”  它大言不惭地说这只蚂蚁天生就具备侠客的气质,应该去周游世界、行侠仗义。  小蚂蚁脸上流露出很神往的表情。  “仗剑天下是男人们与生俱来的梦想。可是——”尽管有些头重脚轻,但自己与侠客之间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怎样提升自己,总是鼓不起一个侠客应有的勇气。它自馁地说,“我不过是一只偷跑出来的、毫无优势可言的……”  “不要妄自菲薄嘛!”蟑螂马上打断它的话,狡黠地眨巴着一只圆溜溜的小眼睛,“你是一只多么的蚂蚁,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难道你没有听说吗?蜘蛛都做侠客了,何况是您呢!”  蜘蛛侠确实让人羡慕。  小蚂蚁知道蟑螂的溢美之词有些言过其实,但又有谁不爱听好听的话呢?不知不觉竟然对蟑螂产生了好感,先前的那点戒备之心荡然无存了。  “或许您说得有道理,”小蚂蚁动情地说,“每天夜里我总是重复同一个梦……总觉得那才是我真实的生活。”  “谁说不是呢?”蟑螂顺水推舟,“您的生活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这不过是一个梦想而已,一旦回到现实又感觉自己那么力不从心。”小蚂蚁越说越没有信心,简直都要自暴自弃了,“像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对人生哪敢有非分之想呢!”  “您真是太谦虚了!”蟑螂说,“谦虚的确是一种美德,它时刻提醒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迷失自己。但是,过度的谦虚又会消磨意志,让我们懈怠和堕落下去。”  看到这只自命不凡的蚂蚁还是不够兴奋,蟑螂马上补充道:  “这不是您一个人的孤旅,我愿意鞍前马后做您忠实的奴仆——您还有什么顾虑呢?”  蟑螂已经三天没找到一顿像样的食物了,它必须抓住的机会。对于一只生活每况愈下的蟑螂来说,多么违心的话都得说,多么违心的事都得做。  活着,就是这样。  正如蟑螂预料的那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终被说服了。小蚂蚁沉浸于蟑螂为它编织起来的美梦里,几乎都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诚如斯言,蚂蚁为什么不能做个名扬天下的英雄呢?  这时,一只乞丐似的老蚂蚁从它们倚身的石头底下钻出来,拿腔作势地哈哈了几声,打出一个很响亮的喷嚏,把小蚂蚁的耳朵都快震聋了。小蚂蚁怎么会想到它聊发幽思的场所简直就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按照这样的逻辑,从里面大摇大摆地走出一只鸭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老蚂蚁嘴里嘟囔着脏话,满脸的不高兴。显然,三更半夜的很不满意被人打扰。  “真的很抱歉!”小蚂蚁说,“刚才一定是吵到您老人家了。我们这就走,祝您做个好梦。”  老蚂蚁突然停止了抱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只长相怪异的蚂蚁,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还是那么大点儿!——八条腿,真的是你吗?”  小蚂蚁讶异不已。它仔细打量这只落魄的老蚂蚁——它敢保证,这个老气横秋的家伙不是它们家族里的成员,而且它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小蚂蚁满腹狐疑。  “难道你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吗?”老蚂蚁用一根手指胡乱搔着脏兮兮的头皮,有些失望地说,“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小蚂蚁绞尽脑汁地检索,脑海里还是没有一点老蚂蚁的印记。老蚂蚁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应该不是胡言乱语。它应酬道:  “哦!您可真显老!”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老蚂蚁的情绪,它把这个没有一点社会经验的小字辈拉到一边,背对着蟑螂,说自己当年也这样少年轻狂,执意去闯荡世界,结果以失败而告终。  “唉!”往事不堪回首,老蚂蚁长叹一声说,“当初要是不那么执拗,如今也不会沦落到孤老终身的境地!”  “这的确是个悲剧!”小蚂蚁撇撇嘴角,它真替这只命运多舛的老蚂蚁惋惜。  “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凶险,欺骗和罪恶就像影子那样阴魂不散。”老蚂蚁斜睨了蟑螂一眼,似乎看穿了它的阴谋,提高嗓门说,“尤其要提防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  “不是您想象的那样,”小蚂蚁的头脑正热得发烫呢,根本听不进去一句忠告,极力为蟑螂辩护,“也许,这里面有误会。”  “冲动是魔鬼!听我一句劝,趁早回去做一只本分的蚂蚁吧。尽管这个选择注定要碌碌一生,但蚂蚁就是蚂蚁,永远不会成为侠客。”  “我不是一只没有原则的蚂蚁。”小蚂蚁歪着脖子,固执地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是为你好!”这家伙这么执拗,老蚂蚁都有些急了,“我真的不愿看到有人尤其是我的亲人重蹈覆辙。看在小时候照顾过你的份上,听我一句劝吧!”  “请放心好了!”老蚂蚁毕竟与自己血脉相通,无论如何是不会害自己的,这只一意孤行的蚂蚁多少恢复了一点理智,“一切不是还都在起点吗?我会客观地评估可能的风险。”  “这么任性,你会丢掉性命的!”  蟑螂费尽口舌才说服了这只呆头呆脑的蚂蚁,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它可不能容忍因为老蚂蚁的出现而横生枝节。蟑螂迅速采取行动,它把屁股往下一蹲,身体往前一纵,就像一堵墙似的把两只蚂蚁分割开。  “不要耸人听闻了吧!”蟑螂斜睨着老蚂蚁,这个老家伙竟然明目张胆坏它的好事,真让人讨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蚂蚁也不例外。因为嫉妒而生发的胡言乱语不会让一只志存高远的蚂蚁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请闭上你的嘴吧——一只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塌糊涂的蚂蚁,是没有资格说教的。”  “它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老蚂蚁愤怒了,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不遗余力地唆使一个未成年人干力不从心的事情,就不怕受到良心和道义的谴责吗?”  蟑螂并不理会老蚂蚁说些什么,赶紧把小蚂蚁拉到自己这边,还亲昵地搂住它的脖子,嚼动三寸不烂之舌,继续给这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打气。 共 1459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能够感染艾滋病吗?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大四生活

下一页:锈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