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菱奇遇记全文阅读

2019/06/26 来源:和平信息港

导读

  话音刚落,袁秀听见对面的人笑了一声。尘√缘×文→学↗网  药铺少东家收敛笑容,看着她语气和缓地道

  话音刚落,袁秀听见对面的人笑了一声。尘√缘×文→学↗网  药铺少东家收敛笑容,看着她语气和缓地道:“袁秀,你之前跟我提到说是难得出来的。”  “听你说话的意思你们是不是在大户人家做事?”  他话语中带了几分探究的味道:“小林在那边具体是”  袁秀跟他对上了视线,应道:“跟我们一样,都是做事的人。”  “小林是工匠,至于我爷爷他是花匠。”  袁秀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可隐瞒的,立刻接话道。  她想了想,对方既然问起,那不如说出来,反正只是跟人家提到一两句而已。  至于宅院内别的事情,袁秀自认是不会说的,特别是需要保守秘密的那些例如宅院里进出的人之类的,她心道哪怕对方追问起来,也会避重就轻应付一下。  “小林还是工匠?”  面前人听言后露出吃惊的神色。  他记得那个人进药铺来的时候,是带着病人一块儿来的,当时他分明看得很清楚。  小林看着实在是很单薄的样子。  他年纪小个子也不高,可能他整个人的印象跟他想象中的工匠师傅的样子有很大差异。  再说依药铺少东家的眼光,更会觉得人家明明是懂医术的,好像也跟工匠师傅之类的身份扯不上什么关系啊!  大夫工匠?差异大了点哦!  药铺少东家甚至还在脑中想了想自家药铺那位大夫,他要是挽起袖子做粗活的模样想不出来!  袁秀听完,露出疑惑的表情,十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药铺少东家话说得有些怪,但袁秀很快就联想到小林的模样。  思量之下,她对于少东家的想法也能隐约猜到几分。  小林在旁人眼中看着的确是太秀气太单薄的男孩子,真的好像跟工匠师傅什么的联系不起来嘛!  袁秀于是低头想了想,看向少东家抿了抿唇接话道:“是啊,小林他是在院子里做事的,修整马车呢!”  “他们还有一个师傅,跟他们一同来的,算是很有经验的,到了宅院后就带着他们一起做事。”  算是解释了原因,袁秀想了想,跟药铺少东家对上了视线,还补充一句道:“他们赶着修车,没空出来的。”  宅院里的规矩就不用提了。  哪怕是花匠带着她出门办正事,都得经过上头允许,先提前说好了,等到出来的时候也得守卫放行才是。  “袁秀,你说的工匠,一共有几个人呢?”  对方连马车都需要修整,肯定是镇上的大户。  “三个人,算了小林在内的。”  药铺的少东家闻言露出遗憾的神色道:“可惜了,小林要是跟着你们一同来的,我还想跟他请教!”  这一,吃惊的对象换成了袁秀!  尤其在听她到药铺少东家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难免有一瞬间的晃神。  “请教?”  她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喃喃低语了一句。  在袁秀看来,小林的年纪跟自己都差不多大,而眼前站着的这位药铺少东家明显要比他们大上几岁。  从他嘴里说出请教这种词儿,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儿怪?  药铺的少东家微笑道:“是真的,小林通医术。”  “他要是乐意,或者可以来我铺子里当坐堂大夫的!”  当下,袁秀听得嘴都合不拢了。  她神情呆怔望着少东家,一时间失语。  屋里传来说话声,是大夫在询问花匠腿脚症状的对话,声音隐约传来,袁秀好容易才神。  “劳烦别告诉我爷爷啊,这件事是隐瞒了他的,”她顿了顿,接着道,“小林帮忙写信是好心,可是爷爷对他们小院里住的几名工匠有点看法”  袁秀飞快地瞥了药铺的少东家一眼,心里斟酌着到底要怎么说才能显得更自然些。  可问题在于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听着就不是个滋味。  明明是好心帮忙的人,不晓得爷爷的成见究竟从何而来。  面前站着的药铺少东家似乎对小林印象很好,从他口中提到的事情,包括人家说话的语气都能听得出来!  像是怕她质疑,少东家连着又多说了几句。  “小林懂医术,我看到信的时候都觉得有点奇怪。”  “他怎么不是自己出手替你爷爷看一看呢?开方子他都不成问题的。”  “是不是在那边不方便透露?”  药铺少东家想明白其中一定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小林的隐瞒大约有些不得已的理由。  “我刚刚看你听到了都觉得奇怪的样子,肯定是事先不晓得的。”  袁秀心绪有些烦乱,一下子接受了太多消息,还是意想不到的那种,她还没消化完毕。  这会儿听见药铺少东家追问,只好低头避开他眼神道:“小林只说他曾经在花圃做过事情,他跟我说起过,但是确实没提到那么多。”  花圃,怎么听起来也像是没什么关联的另一种特长呢?从大夫到工匠,这下又蹦出个花圃来。  院中沉默了一阵子,两人都不晓得该怎么接话,各自思索着。  袁秀仔细想了想,神色有点挫败地对着药铺的少东家道:“其实小林才来宅院,我跟他认识也没几天呢!”  直到离开药铺,走上宅院的路,袁秀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  被她搀扶着走路的花匠已经能看出不对劲来。  他纠结的另有其事,从顺安堂出来后想想之前的诊治过程也有点蹊跷。  顺安堂来去的人那么多,他们去的时候怎么不是跟别人一样在店铺的堂内等着的呢?  花匠有疑问盘旋在心头,然而看着袁秀心不在焉的样子,有点迟疑。  花匠决定去之后再询问。  眼下还在路上,人来人往的,不太方便。  他暂时将念头压了下去,没有对着袁秀多问。  针灸之后的病腿松快了一些,花匠感觉走起路来也不像天亮从宅院出来时候那么费劲了。  直到拐弯过了街角,再穿过巷子捷径就能到达宅院外,袁秀身子一凛收了思绪。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花匠,忍不住摇摇头叹了口气。  还好,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因为都说好了,下跟着爷爷出来去顺安堂看诊的时间。  针灸完之后,他们还在顺安堂抓了一包药带来。  袁秀一路上都在想着觉得有必要等去宅院后找机会问问小林。  他好像比自己认知中的要厉害得多呀!  袁秀想到这里,看向花匠道:“爷爷,宅子斜对面有家点心铺子,咱们买一点带去。”  “守卫大哥那边也得给一份,下咱们还得出来呢!”  花匠看着小孙女,赶紧点头道:“阿秀,你想得周到。”  “其实他们也不稀罕这些点心,宅院里的大厨房都会做,不过总归是咱们的心意呀!”  袁秀低声说了一句,花匠在旁赞许地点了点头。  走动了一圈,大约一个时辰后,几人再度于小巷中汇合。  “今儿镇上的骚乱是不是跟异族人有关?”  “听说镇口那边混进来不少人,都是趁着那阵子乱的时候进来的。”  小巷子中,几人交换了视线后,其中一名同伴下意识地接了一句:“恐怕不止一方的人。”  “这话怎么讲?”  “嗯,是我我总感觉这镇上可能要出事。”  说话间,巷子口经过的队伍,出的声音让他们即刻安静下来。  有人去了巷子口临街的位置打量了一圈后来道:“是衙门的人,刚才经过了,看他们还带着几个瞧上去可疑的说是跟着混进来的家伙。”  “公子他们住在北地镇的宅子里,这些事情未必会传过去,都是底下人在处理的。”  “我不觉得,眼下女帝都已经到了镇上,哪有不关注的道理?”  同伴思量后,语气谨慎地道:“依我看,我倒是觉得抓去那几个人是问不出什么要紧事来的,他们那样子,看着就是不知情的。”  “会么?”  “会,我想衙门的人多半要浪费功夫了。”  开口说话的同伴顿了顿,眼神瞄了一眼巷子口临街处。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随后接续道:“西兰北地的一线营出了事情,他们都没能找到点有用的线索,带了人去审问,也没问出有用的来。”  “你们要知道,那边镇守的可是姓顾的。”  “你想说什么?”  身边同样站在巷子里的几名同伴听言一愣,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视线一齐看向他的方向问道。  他们刚到北地镇,有些事情还没来得及梳理通畅。  虽说有任务过来的,眼下却连接头的人都还没碰见呢。  先前为了马车冲撞的事情,大街上忽然冒出个暗卫的时候,倒是连他们都吓了一跳!  可是对方来去一阵风,也没耽误时间,看着就是有要紧事去做的,连多停留一刻都稀罕。  能跟其中一位说上几句话就是难得了!  这会儿听见同伴开口,说出的话又有些隐晦,脑子转得慢一些的多少有几分茫然。  要说西兰王师那帮人,能入他们眼的也就是顾家那个将军了。  能不厉害么?那是个女人啊!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说连一线营地有姓顾的那个女人罩着都没能将事情查清楚。”  “镇上一阵乱的,要说抓几个路人能问出什么来呢!”  “我的意思,还是那句话是他们白耽误功夫竹篮打水罢了!”  “撇开那个不说,咱们得先去安置的地方。”  同伴嘴角依旧带着几分笑容道:“北地镇一共就这么点儿大,该转的都转了,可是还没去的那些地方,咱们轻易也进不去。”  “有人进去了,也是咱们的人。”  “那就不在这儿耽误了,一会儿先安置好,随后就跟宅院那边的人设法联络上。”  “咱们的人到得越多,助力也大,公子能省心些。”  “等安置后,去镇上几处地方打探一下消息。”  今日镇上的混乱,总有地方会说道的,尤其是酒楼食肆,难免会有人议论。  通常人来人往多的地方,消息也是漫天飞。  说起镇上的异族,这次混乱说不住也会跟他们有些牵连。  几人商议之下,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小巷子里的几条人影,很快就离开了。  宅院的守卫瞧见袁秀跟花匠走来的时候,视线都集中到了花匠的身上。  看着跟早上出去的时候有点差异,连他们都能瞧出来,花匠的腿走路的时候松快了一些。  看起来,顺安堂的坐堂大夫本事不错啊!  早上还听袁秀念叨了几句的,他们要出去,免不了要跟守卫打交道。  “下还得出去针灸,要跟宅院的女官说说的,”袁秀脸上带着几分羞怯地道。  跟宅院那些身形魁梧的守卫打交道,感觉有点压迫,应答上的礼貌还是有的。  吃过午饭,万师傅跟阿荣去了仓库。  已经开工修整马车,他们要做的杂事很多。  列举一下,我也很少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其实万师傅做事效率很高,我很快就现了。  阿荣的话则是力气大,做事也算勤快。  他俩搭档,工匠的任务进展得很快。  我能做的,只是将吃食做得可口些,话说他们也不挑剔。  要说跟营地里比较,肯定我的手艺要出挑多了。  我一个人悄悄出了院子东侧的门,去往之前马车停放的那片林子。  小院里的人每一次被上头叫走,几乎都得从那片林子里过。  哪怕之前施御医跟我说话的时候,同样也挑选了林中的空地。  那边很安静,是很少会有人经过的地方。  我到了林子里,在一棵大树底下的石头上坐着,伸手从怀中取出那个暗卫临走前交给我的小盒子!  看无防盗章节的,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任你观看  

福州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南昌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雅安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标签

上一页:招魂1

下一页:鬼命阴棺2